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胡杏儿绯闻 >> 正文

【笔尖】艳遇三则(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如果不是这趟13:30的大巴车晚点了,他就上不来了。因为他买的是16点由湛江到深圳的豪华巴士的车票。他在候车室呆着特别难耐,一看手机还要等三个钟头,他就有点耐不住寂寞去问有没有早点发车的?这时卖票员就喊那个司机,司机跑过来把他的票拿过去,找头儿给签个字就OK了。于是他就上了这趟卧铺车。没想到卧铺车比那辆豪华的大巴还便宜七十块。当然他不是图便宜,他图的是快点到达深圳。因为他坐车费用是报销的。

他提着行李上了这趟卧铺车。这是他第一次坐卧铺车,一般这样的长途他是选择坐火车或者飞机的。这次为了赶时间赶路程,他不得不选择了大巴。他走进车厢里就有些后悔了。他发现这里的卧铺很窄,他虽块头不大,但他也是不敢睡觉的,因为他怕从上面滚下来。车里大多是打工崽或者学生图便宜才乘这种车,像他这种身份的人坐这种车是不合适宜的。这时乘务员朝他喊着广东话,他一句也没听明白,心想喊啥,老子还不知道上车?他慢吞吞的上到上铺上,躺稳之后,便把书打开,然后慢慢开始看书。

车里并排三张床铺,他在靠窗子的地方,和他并排挨着的也就是中间的那张铺上,躺着一个美女。这在南方多是矮矮的长的很丑的女孩中算是鹤立鸡群了。女孩看上去很白净,躺在床铺上开始睡觉,看起来是很累的样子。巴士开始发车,那个女孩也没有把眼睛睁开一下。

他开始看书,沉浸在书里的他是很安静的。也许是看累了,他把书放下了。开始闭目养神。而旁边的那个女孩睡醒了,开始坐起来活动。纤细的腰身显得很苗条,白净的皮肤显示出南方女孩的秀美。女孩开始摆弄手机。一会接电话,一会发信息。这时他忽然看见车窗上写着一个陌生的到站地名,他想这个地方是不是深圳郊区啊,别坐错车啊?于是便问那个女孩:这车终点站是到深圳市区吗?女孩说是啊。您去哪里呢?他说去五洲宾馆。女孩说你和我一起下车就行。于是他说谢谢。觉得这个女孩真不错。要是换做北方女孩才不会管你这破事呢。心想还是南方女孩素质高。他猜想这个女孩也就二十岁上下的样子,但是气质很棒。很成熟也很懂礼貌。

听口音您是北方人吧?女孩禁不住问道是啊。他也毫不掩饰北方男人豪爽、真诚、善良、心胸大度。女孩说。

是的。这可能跟北方的地域环境有关。四季分明,造就了北方人的性格。他心里很受用。接着问道:

你去过北方吗?

没有。不过很想去。女孩深情的说。

好啊。欢迎你去北方。

我去一定会去找你。

好啊。没问题。他说着把名片从兜里掏出来,递给她。

我是学生,没有名片。她仔细的看着他的名片。

过了一会他的手机响了,他刚要接,她说是我打的。他呵呵了一下,说好的,那我存上。

女孩说:我叫廖政。姓廖的廖,政治的政。

啊!怎么叫了这么个名字?男孩子名啊?

我父母重男轻女,就起了这样一个男孩子名。

哦。他轻轻的叹了一声,想不到重男轻女不光是北方农村的风俗啊,南方也一样。

聊着聊着后来他才知道女孩才19岁,在湛江读大学。他们聊的很投机,他们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之间横亘着二十几年的年轮沟壑。是他年轻还是她的成熟呢?

女孩父亲是个警察,母亲是医生。上面还有个哥哥,她是超生的,她哥哥在上海一家公司做到部门经理一级。准备自己做点事。这个是他自己的愿望。原来父母是给他安排好了在政府机关工作的,但是他不安分就跳出政府跑到企业里去了。看得出来她很为她的哥哥而自豪。女孩说父母和中国大多数父母一样也是偏向哥哥这个男孩的,而她家里则不怎么管她。刚开始很不理解父母为何对哥哥那么好啥都管而对她则啥也不管,都是她自己去打拼,但是现在她很欣慰的,什么事情都是她自己去搞定也使得她得到了锻炼。使得她看上去很成熟。决不像19岁的女孩反倒像20几岁的女孩。她很感谢父母给她的这份大爱。看来她是个很懂事的女孩。

廖政很善言谈,而且她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很有气质很有磁性的感觉。她说将来毕业也要去上海去打拼,不想待在深圳父母身边。他看得出来她很有理想抱负的,他便越发的欣佩她。这时乘务员几里哇啦的说着广东话,他不知所云,于是求她给他翻译。她便说前方是服务区让大家赶快方便,然后继续赶路。他幽默的说道:谢谢你这个“翻译”。女孩回说不客气。

他感觉累了便不在说话,这时前面的男孩和女孩说起了话:你是海大的啊?

是啊。

你帮我介绍个漂亮的女孩啊?

你这么帅还用我介绍嘛?

不行啊,我刚从部队转业,不认识几个女孩子。

不会吧?

会啊,你不知道,我们刚刚转业那会儿,看见女孩子眼睛都是直勾勾的,把眼睛都会嵌在人家身上。现在好多了。

他听着两个年轻人在聊天,不禁想到,小伙子还算诚实啊。心里想啥就说啥。难能可贵!这时小伙子说到:

美女,能把电话号码给我吗?

那女孩回说:你还用我介绍啊?

他看得出来女孩很会搪塞的。也暗暗敬佩女孩的洞察力。

车驶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停了下来,乘务员给每个人发了饭票,独没给那个女孩和那个男孩子发,他还替那个女孩子着急那,这时乘务员喊他们都下车去吃饭,没票的留下。

吃完回来,女孩对他说,下车怎么没看见你啊?他说去洗手间了,然后去吃的饭。他说你那?她回说是和司机乘务员吃的小灶。他便释然了,心想女孩子长的漂亮,到哪里都会有人关照啊。

巴士经过七个半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深圳,夜色已深,美丽的霓虹灯把深圳装扮的格外绚丽。她喊他到站了,于是两个人前后下了车,消失在宁静的夜色里……

【二】

那次去北京开会,为了赶上中午回沈阳的列车,我和吉林的杨晓强经理从会场出来就赶紧打车,然后一路小跑,等找到座位还没坐下列车就开了,我们闹个后怕。假如杨晓强不是那么年轻,假如我不那么有时间观念的和他一路小跑,我们就铁定被扔在站台上而上不去车了,当然也就没有接下来的艳遇了。

人生有时就是由那么多的凑巧组成的。

当我和杨经理坐下来后,就发现在我们的对面坐着一位形象端庄气质不凡的女子。杨晓强就开始和我没话找话闲聊,还不时拿眼睛和对面的女子对话。我则无动于衷。后来杨晓强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把他的名片给了那位漂亮的女子,那位女子很客气地说了声谢谢。我感觉这位女子很有素质,不是一般人,于是我便有了谈兴,山南海北、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文学艺术的一顿狂侃。在侃的过程中我发现那位美女被我逗笑了,尽管那笑相很斯文,但还是看出我语言的魅力在她的内心起了化学反应。我暗自窃喜。一个人被一个异性欣赏,那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况且那女子又不是一般的女子,而是一位有素质有气质的貌美女子。

我也不知道我那天怎么那么有才,妙语如珠,字字珠玑。也许人类和动物有相通之处,孔雀见到漂亮的人不也是频频开屏吗?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死。古代的冲冠一怒为红颜不都说的这个道理吗?杨晓强开始给那个女的送水果了。“来吃啊!”那女的说了声谢谢没有吃。杨见美女没有反应,一招不成又来一招。“来,我给你看看手相?看你面相很不一般。”这是杨经理接触女孩子的一贯招法。“你给你们那位经理算算吧?”那位女子开口了。没想到她忽然转移到我的身上了。杨经理说,“我们太熟悉了说对了也不算。”我打趣说,“杨经理只给女性看得准。”于是大家就哈哈一阵大笑。

那位女子就问我:“张总是做啥买卖的?”她竟然知道我姓张?我有点意外。我说我是卖大脑的。她就有些不解。我又进一步解释说,是卖思想的。她还是不解。我说说白了就是玩阴谋的,给企业策略实施设计方案的。杨经理看那女子不解,急的够戗,就说道:“别饶圈子了,他是做广告策划的。”那女的马上说,“广告好啊。我们就常作广告。广告有点像吗啡,打上就管事,不打就又不卖货了。”我这时就不在装深沉,赶忙把名片递上去,她也把名片给我一张。我看着名片:华章总经理——海逸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我正看着名片,杨经理凑过来一把把名片夺过去看,怎么不给我一张呢?我刚才都先给你了,华总就漫不经心的说道,“啊,对不起,忘给您了。”说着就把一张名片递给了杨经理。许是说累了,我就不再说话,杨又开始缠着和华总聊了起来。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华女子是回老家牡丹江,她在北京郊区做家具生意。她很低调,不怎么张扬。从名片上也看不出来她的买卖有多大。我看见杨说一会话就摆弄手机发短信,对面的华章就看手机,一会一看,不时就发出会心的微笑,很快就到达沈阳站,我就下车了,杨经理是长春的,还要继续前行。我临下车,杨送我到车下在我的耳朵旁说:“看见没,女大款被我搞定了。”我不得不佩服这个比我小十多岁的小老弟,搞女人的功夫确实厉害。就问:“怎么搞定的啊?”他说:“没看我给她发信息把她都逗乐了吗?”我问,都发的啥啊?他神秘的说:“还能发啥啊?都是移动和联通雇人写的黄色笑话呗。”我说:“你跟人家不熟悉发那些人家不跟你急眼啊?”“旅途消遣嘛。再说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那老夫子样人家能喜欢上你?老土吧!”我说:“快上车陪聊去吧。我走了,常联系啊。”

我就下车回家了,出差回来的感觉还是沈阳好啊。感觉北京太大了,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在偌大的北京你要是没有车那你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就在我悠然地上着班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张总吗?我是华章,还记得我吗?”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想起来了,说道:“记得记得。”

“我在从牡丹江回来的车上,如果您方便的话我晚上正好到沈阳。可以下车一叙。”

“啊?啊?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的头有些晕。她不是被杨经理搞定了吗?是否在试探我什么?我马上一秒钟就做了决定:“啊,不行啊,我晚上有饭局啊。你怎么不早说啊。”

很快我就被工作冲昏了头脑,把列车上的奇遇给忘掉了。这时我的手机传来了信息:往往/感动的时刻/来自/被朋友想起/常常/美好的时刻/源于/想起了朋友/一次相见/便注定了永生的友谊。这样的信息我不能不回:一丝真诚/胜过万两黄金/一丝温暖/能抵万里霜寒。看得出来都是网络上收罗来发的,但是又一条她自己写的让我不能不心动了:清晨的薄雾里/依稀不见远处的伟岸/热爱的思绪搭载上鸟儿的翅膀飞向那个地方/想要寄托在她的心房/虽没有一见钟情也没有久久热恋/但那一次/就根植了爱的永恒。我被华章文字的精彩击晕了,我为华章语言的力量折服了,后来有一次去北京开会,她说啥要我去她那里去住。我进退两难。去住,我们仅仅一面之交,只是短信往来,恐不妥;不去,她又那么热情相邀。当然我最担心的怕是鸿门宴。但又转念一想,人家是女老板还会打劫你不成?怎么想得就那么龌龊?难道人世上就没有真正的友谊不成?最后还是感情战胜了理智。去吧,难道一个男人连这点勇气都没有?是男人就该去战斗,我欣然前往了,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我不知道。

我是怀揣忐忑去的。一面是美女的诱惑,一面是理智的警醒。我怕她约我是个鸿门宴。因为社会上这样的案例实在是太多了,用女人来做诱饵来钓好色的男人,然后把钱吓掉。但你又不能说出来你的担忧,那样人家会怎么看?人家是热情的约请你,你却亵渎了人家的美好情愫,你还是个男人吗?我坐着公交车一路心事重重地去了,我去北京是坐火车去的。我喜欢坐火车出差。华章在京郊做买卖。一路上汽车经过了好多风景,我也无心欣赏。脑子里老是琢磨此次是福是祸?她在电话里说在车站接我呢。我就琢磨她为何对我这么好呢?我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人真是怪,当人家不为你喝彩时,你会觉得人家有眼无珠;而当人家喜欢你而对你主动时,你就会怀疑女孩是不是动机不纯,或者女孩有啥缺陷,没人喜欢啊?人啊人,人就是个怪物,人就是个矛盾的东西。在忧虑和惊喜中到站了。接我的是那个韵味十足的一眼看上去就让你心动的女子。她换了件衣服,显得就更妩媚动人。她比我小十岁呢,很亲切,很惊喜,很难忘。她带我先去她家,我说你先生不在家吗?她说不在,去市里住,不回来。我就惊奇她的胆量。我还没有在别的女人家住的先例。心里不免十分地紧张,是不是在这住半夜她先生会领几个人来胖揍我一顿,然后把我身上的钱搜走呢?答案一切都是谜,她家房子很大,南面是两个屋,中间是一个大厅,大的十几个人可以跳舞而不拥挤。北面是保姆和佣人住的。屋里的摆设什么的我都无心观看。走,我们去吃饭。一句话把我从惶恐中惊醒,哦,哦,好好好。我像被她押着的战俘一样,跟着她去吃饭。吃的是四川火锅,我都不知味道了,没有感觉。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富婆对你这样款待,你不知她的心理在想着什么,你难免会心生不安或者焦虑。我是稀里糊涂吃的饭,但几杯酒下肚,我便心生豪气起来。人怎么都是一生,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便和她对喝起来……我是希望越晚回去越好啊,那样就会安全些。但是我们没有喝的太晚,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间。她适时的收了杯,张罗回去了。看的出来她比我这个急性的人,还急我越发觉得是凶多吉少。头发都有些发肃。回到她的家里她给我安排一个屋,她自己一个屋就睡下了。此时的我把自己臭骂了一顿,自己的思想是多么的肮脏啊!难道世间就没有纯洁的友谊了吗?怎么能把人家想象成劫匪呢?怎么能把人家想象成女色呢?怎么能在酒精的作用下,迷迷忽忽地仿佛进入了梦乡,不知是不是幻觉,门吱纽一声响了,在黑茫茫的世界里,于是我感觉像在大海里航船一样,海浪一浪高过一浪,我在船上打着把式,一会匍匐前进;一会倒挂金勾;一会仰泳潜行;一会我站立起来破浪前行。我与海浪搏斗着,海鸥发出阵阵悦耳的鸣叫,看起来是那样的痛苦呻吟,然而仔细听起来那是幸福的浅唱和快乐的呻吟。我没了恐惧、忧愁、迷茫、郁闷、紧张、惆怅、彷徨,有了的是勇敢、刚毅、坚强、挺拔、伟岸、阳刚、搏击。是男人就该战斗!战斗!!战斗!!!

得了癫痫病能生孩子吗
癫痫病的危害都有哪些
天水哪里的癫痫病医院好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