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杭州到富阳的汽车 >> 正文

【看点·新锐力】缘(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张成安的母亲因脑梗塞住进了县医院,好在治疗的及时,已没有大碍。张成安把公司的事放在一边,日夜守候在病床前。他要为母亲尽最大的孝道,母亲这些年操持这个家很不容易。

张成安的母亲叫董玉清,已经守寡多年了。就在张成安刚要谈婚论嫁时,父亲就因罹患癌症走到了生命尽头,同时也为这个家庭留下了巨额的债务,因此与张成安热恋多年的女友也断了交。女友家里人坚决反对他们结合,他们家的女儿不能嫁给一个背着一身债务的穷光蛋。那时的张成安几乎绝望了,他曾想到过死,但是他又想到了母亲,“我死了,母亲咋办?”

张成安本来在一所小学教书,当老师怎能够还清那巨额债务呢?无奈之下辞去了教师职务,背负着一身债务毅然走出家门,成了打工一族。在打工中时常被人瞧不起,不知道遭受到多少白眼,他一直咬牙坚持着,他忍辱负重直到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同时也找到了知心的爱人。

不知道是如今的生活提高了,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心脑血管病人陡然增加了,并趋于年轻化。医院里几乎人满为患,有时还真是一床难求。董玉清住在县医院内二科十三号病室,这是一个标准的双人间,二十二号病床和二十三号病床,张成安本想为母亲弄一个单人间住,但是医院的单人间都住满了,只有这个双人间了。董玉清住二十三号病床,张成安表示这个房间就不要安排其他病人了,这个房间就由他包了下来。虽然花费要高一些,但多花费些他不在乎,只要安静就是了。张成安的爱人和这里的护士长是高中同学,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也就同意了。

张成安一直衣不解带地守护在母亲病床前,同时他的手机也是响个不停,公司的业务实在是太多了,他也只有遥控指挥了。爱人韩洁想请个护工或是保姆来照看老人,他们虽说算不上是腰缠万贯,但请保姆的钱还是拿得出的,大小也算是个老板呀!张成安却坚持要亲自守护在母亲身边,好为母亲尽最大孝道。这和那些把老人仍在一边,甚至把老人看做是累赘或是负担的人来说有着天壤之别。韩洁也是把婆婆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得百般侍奉着,接屎接尿的,从不嫌脏嫌累。她也心疼丈夫,生怕把丈夫累坏了。

张成安很是感激妻子为母亲所做的一切,有这样的妻子他感到自豪,尤其在当今现实中有些儿媳妇把公公婆婆当做敌人一般看待,尤其是在老人生活不能自理时百般虐待。张成安握着韩洁的手说道:“谢谢,非常感谢你为我母亲所做的一切。”

“有啥可谢的,我是你的妻子,你的老人也是我的老人,我们也有老的时候。”韩洁很是通情达理。现如今的社会里这样的儿媳妇还真是难找。

这天是星期六,张成安的一双儿女跑来医院看望他们的奶奶了,孙女丽雅是从百公里外的省城赶回来的。丽雅和孙子小强都是奶奶一手带大的,祖孙间很是有感情的。丽雅看到奶奶病成这样趴在奶奶床头一个劲哭,小强也站在一旁抹眼泪,奶奶有些吃力地说:“你们不去上学咋来这了?”

“奶奶,您忘了,今天是星期六,没有课。”丽雅抹了一下泪水说道。

“是谁告诉你们的?”奶奶说道。

“是小姨给我打的电话。”丽雅一边啜泣一边说道。

还别说,张成安这对儿女还挺争气的,女儿丽雅前年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学习很是不错一心要考研究生的;儿子小强明年也要考大学的,在班级里也是名列前茅的,有望考上名牌大学。

“奶奶是怕耽误了你们的学习,你怎么把小强也带来了?他就要考大学了,这里有你们爸爸妈妈呢,你们在这也帮不上啥忙,还是赶紧回学校去吧!”

张成安也对一双儿女说:“你们还是回学校吧,目前学习才是你们的首要任务,你们再待下去奶奶会不高兴的。”

好说歹说丽雅和小强才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医院,韩洁送他们出去了。

忽然病房的门响了一下,张成安以为是妻子回来了,当他回头看时却发现一叠报纸“啪嗒”一声从门缝跌落到地上,当张成安捡起报纸一看发现那是什么报纸呀!却是一沓子野广告,“讨厌!”他低低地骂了一声,随手把手里的野广告扔在了垃圾桶里。这发野广告的居然发到医院来了,那些保安不知道是干啥吃的?怎么会放他们进来,也不想想这是啥地方。

这时楼道里一阵乱哄哄的,可能又来病人了,张成安猜想到。只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阿姨,就留下我妈妈吧!”

“我们也没办法,现在床位都满了,你们总不能住楼道里吧?”这是护士的声音。

“不是说还有一个床位吗?”这是女孩的声音。

张成安想:“这可能就是指的他所包的这间病房的另一个床位了,反正是你们同意的,这个房间我已经包了,我拿着两个床位的费用,就不可以再安排其他病人了,没有床位了那是你们医院的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门外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想必是那女孩在哭。

“我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张成安心里自问道:“要不把那张病床让给他们?反正母亲的病也快好了,用不了几天也就要出院了。”想到此张成安拉开病房的门走到楼道里。

“就是这位先生包了这个房间。”护士指着张成安说道。

“叔叔,您就把那张床让给我妈妈吧!”张成安看见一个和自己女儿一般大小的姑娘正要给自己跪下,他连忙拉住了这个姑娘,“不要这样,孩子,快起来,有话慢慢说。”

“叔叔,您就帮帮忙吧!我妈妈病了,她这辈子太苦了。”这姑娘一边哽咽着一边说着。

张成安望了望姑娘身边的那张移动病床,那是从急诊科转过来的,病人还挂着输液吊瓶,由于病人从急诊处转来时遮盖得很严他没能看到病人的脸。张成安是个热心人,他最看不得别人伤心的样子,他心里有些酸楚。

“那好吧!就让你妈妈住这里吧!”

“谢谢叔叔。”女孩的脸上呈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在护士的帮助下把病人推进了病室,在这里需要倒一下床。

“你还愣什么?还不过来帮着抬一下!”护士冲着张成安喊道。

当张成安正要帮忙时,他才看到了这个女病人的脸,张成安一下子呆住了,这个病人正是他初恋的女友肖燕。

“怎么会是她?她这么年轻怎么也会得了脑梗塞?”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张成安的脑海中。

“你傻楞啥呀?还不快点。”这个护士也够厉害的,一直朝着他喊,这要是在公司里谁敢和他这样说话呀?

病人终于被安置在了病床上,此时的肖燕还在昏迷状态,当然不会认出他来,否则那是得多么尴尬呀!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外人。张成安有些不太自然了,他想到当肖燕醒来时认出自己该怎么应对,并且距离这么近,和自己的母亲住在一个病房,这是无论如何都回避不了的。“唉!要知道是这样就不该让她住进来,是她曾经让自己伤透了心,几乎绝望的到了要自杀的地步。”

他的心在流血,肖燕的出现再次刺痛了他。他又想到:“韩洁知道了又会怎么想?虽然韩洁通情达理的,但她也是女人,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

“大姨,我妈妈病了,挺重的,在县医院,对,十三病室。”张成安听到那女孩在打电话了。

“肖燕家里人来了又该怎么应对?女孩不认识自己,可是她家里人都认识的呀!真是难为死了。”

张成安双手狠劲抓着自己的头发,“我该怎么办?”他的心情糟透了,乱哄哄的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往事却一股脑的涌现出来,一会是和肖燕在河边散步,一会是坐在堤岸上卿卿我我得聊天,一会是肖燕和家人一起把他赶出家门……

张成安站起身来踱到窗前望着窗外,看看窗外穿梭不停的车辆,回头又看看还在昏迷中的肖燕对那个女孩说道:“你家里人怎么没有一起来?”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是活该还是报应?忽然又觉得自己有些卑鄙,人家病成那样了自己怎么能那样想呢!虽然彼此之间有着那段恩恩怨怨的爱与恨,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随着时间地推移他们之间的那份情感已经淡化了,如今又重新展现在张成安的脑海里,这叫他怎地又不思潮涌动呢。

“一会大姨说来的,说是和姥姥一起来。”女孩站起身来抹了抹眼角上残留的泪又说道:“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叔叔,您真是个大好人。”

突然“啪嗒”一声病房的门被人撞开了,同时传来一个女人的大声地叫嚷声:“哎呀!怎么会病了?啊?”

“大姨!”女孩轻声地叫了一声,说道:“轻点,还有其他病人呢!”

“哦!不妨事,习惯了。”一个胖女人手里提着两个大塑料袋,看似是一些水果之类的东西进来了。不知道这胖女人所说的不妨事是不妨谁的事。胖女人说着把塑料袋递到女孩手里,就一下子走到肖燕病床边,“妹子,你这是咋地了?怎么会一下子就病成这样了?”女人抚摸了一下肖燕的额头。

一个已是花白头发的老太太随后走了进来,边走边叨咕着:“燕子,燕子,咋不叫我替你得病呢,真是苦了你了。”老人还不断地抹着眼泪。

来人张成安都认出来了,那个年轻的胖女人是肖燕的大姐肖萍,年老的是肖燕的母亲,当年就是这两个人极力反对他和肖燕的婚事,硬生生地把两人拆散的。他和肖燕是有感情基础的,他们从学生时代就背着老师同学相恋了,后来又考上同一所大学,在大学里他们又一同度过了三年,他们也曾经有过那海誓山盟,肖燕当然不会就这样和张成安分手的,只是她母亲却以死相要挟,肖燕最后才妥协的,当年把张成安恨得几乎无法形容了。

“娟娟,这是怎么回事?”肖萍回头问那女孩。

“今天早上妈妈就一直说头痛的厉害,以为是感冒了,吃了些感冒药也不见好,直到昏迷了我才着了急,连忙打了120才被送到医院来的。对了,本来没有床位的,是这位叔叔把包的这间病房让出一个床位来的。”

“张成安?怎么会是你?”肖萍吃惊地看着张成安。

“我母亲病了。”张成安说。

“真是造孽呀!当初要不是……”肖燕母亲想说些什么,但又止住了。此时还能说些什么呢?

“都过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提起了。”张成安故作镇静地说。

“这事后,后悔的我呀!就甭提了,我都想打自己一顿,是我害了燕子,是我毁了她一辈子的幸福呀。”肖燕母亲又说道。

原来肖燕和张成安分手后,家里人就为她介绍了一个有钱的官宦子弟,那官宦子弟看中了肖燕的美貌,当时双方都很满意,很快就结婚了。婚后还算是幸福,成天出双入对的曾遭到很多人的妒忌,当肖燕怀孕后一家人更是把她宠得像是公主一样,什么都不叫她干,肖燕也由农村小学调到了县城工作。自从娟娟出生后,一家人对肖燕产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非打即骂,说是肖燕断了他们家的香火,他们是嫌弃肖燕生了个女儿。最后实在是无法维持下去了,肖燕选择了离婚,只身带着女儿回到了娘家。在娘家又常常受到兄嫂的白眼,直到女儿到了上学年纪,肖燕才在县城租了一间很小的房间,一边上班一边接送女儿上学。女儿倒是很懂事,学习也很优秀,只是后来看到妈妈太劳累了,高中没读完就辍学去给一家超市打工了。

张成安听完老太太简单的述说,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肖燕所受到的苦,谁又能体会呢?他还有什么理由去恨这个不幸的女人呢?

那个胖女人和她母亲什么时候走得张成安不知道,他一直陷入沉思当中,脑海里时不时地浮现出他和肖燕在一起时的情景。

“想什么哪?”韩洁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都跑液了,你怎么也不看着点。”

韩洁去找护士了,张成安这才清醒了过来。我该怎么向韩洁解释呢?真是愁死了,张成安想。护士来了又把张成安训斥了一顿,韩洁冲二十二号床努了努嘴,“怎么回事?”

“新来的,实在是没有床位了,我就,我就让她住这里了。”张成安有些不太自然。虽然韩洁很是通情达理的,一旦这女人要吃起醋来可不是玩的。张成安想必须把实情原原本本地告诉韩洁,免得她有其他想法。

“是不是太累了?今晚我守在这里,你先回家休息休息,”韩洁关切地说道。

“还是老婆关心我呀!”张成安无比感慨地说。

“妈妈,妈妈,你醒了?你都吓死我了。”这时娟娟喊道。

张成安站起身来不自主地也走了过去,此时肖燕正睁着眼睛向四下看着,“这是哪里?我怎么了?”

“妈,你病了,住在医院里了。”

“哦!”忽然她看见了张成安,张成安连忙把头转向一边,在他转身的同时明明看见肖燕的眼里噙着泪水,他也有想哭的感觉。

“妈妈,这位叔叔的妈妈也在这个病房住院,你住的这个病床还是他让出来的呢,本来人家是包了这间病房的。”娟娟见妈妈发愣连忙向母亲解释道。

张成安对韩洁说:“先回去了,我累了想好好歇歇。”张成安是不想面对肖燕,他想回避一下,但是躲过初一还能躲过十五吗?

韩洁也感觉到张成安有些异样,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没有往太多了想,就是觉得张成安这几天可能有些累了。

张成安逃似的出了医院,他在大街上走着,脑子里还在想肖燕的事,有人喊他都没有听见。直到来人挡在他跟前,他才一惊,“哦!是你呀?吓我一跳。”

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
癫痫肌肉阵擎好治吗
湖北哪家医院看癫痫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