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雷克萨斯图片 >> 正文

【荷塘】一刀切(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上级的指示、规定等要求,落实的标准成为“一刀切”。也就是十个手指头剁成一般齐,比如:对农民征收“三提五统”的标准一刀切,不管你是穷村富村、有钱没钱;对计划生育的控制一刀切,不管你是生男生女、生不想生;对县里的科级干部55岁退二线,不管你能耐大小……如今这把刀子又砍到了涂局长身上,真是王八的屁股,那叫做——龟腚(规定),你有啥办法?涂局长从吕县长办公室出来,迷迷糊糊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两眼直愣愣地盯着办公桌对面的墙壁发呆,那墙上挂着的面面锦旗,仿佛又带着他回到那叱咤风云的年月……

涂生金刚到大营乡当乡长那阵子,正赶上乡镇公路改造,过去泥泞坎坷的土路马上就要铺成柏油路了,这可是大事。乡干部们兴奋得直拍手。此时,也不知哪个县长提出,把电线杆栽到马路中间,这样分开上下道,减少交通事故。消息传到大营乡,乡干部们大部分投了反对票,说这样不安全,不利于大车通过、行车不方便等等。涂乡长梗着脖子说:“啥不方便?按领导的指示办,一刀切!”

这一刀切下去,电线杆真栽在路中间,农村机动车基本上是以农用车、拖拉机为主,制动性能差,方向不很稳,再则,你栽了电杆,路灯就是摆设,时不时的发生车辆撞电杆事故。乡书记马千里说:“实践证明,把电线杆子栽在马路中间是错误的。”你猜涂乡长说什么:“标准是上级定的,一刀切。”

后来,涂乡长又干了很多“一刀切”的荒唐事。他怕养鸡拉得遍地屎,不卫生,影响对外开放,就要求把鸡窝垒在房顶上;他为让农民快速富起来,发动全乡种树苗,种出的树苗品种差,又没有销路,只能砍了当柴烧;他接待外商,学着国家元首的礼仪,夫人作陪,不巧那几日媳妇便秘,不时的放个屁,熏得在场的人直摇头,丢了面子的涂乡长竟要求媳妇出门办事时戴上屁塞儿。而且,此事又有传闻,说涂乡长规定,凡便秘者一律“一刀切”。不知是谁还编了一段顺口溜:

马路中间栽电杆儿

鸡窝垒在房上边儿

树苗儿砍了当柴烧

媳妇出门戴屁塞儿

作为涂乡长的功绩传播开来。想到这,涂局长苦笑了起来。“一刀切”,“一刀切”,唉,今天,真切到自己头上了。

涂局长今年五十五岁,到了离岗的年龄。为了能保全自己半生奋斗得来的位置,涂局长不是没有准备。早在两年前的一天,涂局长醉醺醺的打开家门,屋里没开灯,他摸索着找到开关,眼前一亮,涂局长的媳妇赵月梅捧着块蛋糕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涂局长没好气的说:“臭婆娘,装神弄鬼的干啥?吓了俺一身汗。你看你那脏样,还涂上口红了,跟刚吃了死孩子似的。”赵月梅说:“看你,俺不是为了你吗?今天是啥日子,是你的生日。”涂局长说:“生日就生日呗,还狗长犄角,闹啥羊(洋)式。”赵月梅说:“你今年都五十三了,离退下来还有两年,过一个就少一个啦。”涂局长一愣,若有所思地嘟囔着:“还有两年,还有两年……”赵月梅说:“凭你这么多年卖命的工作,跟吕县长说说,再饶上两年咋样?”涂局长一摆手:“你懂个啥,以为是买菜呢?这是一刀切。”

第二天,涂局长约了派出所所长于振平。于所长走进雅间,见涂局长心事重重地吸着烟,忙问:“咋啦?出啥事儿了?”涂局长哈哈一笑:“遇到难事儿了。过不了这关,恐怕要丢乌纱了。”于所长问:“咋啦?是不是嫖娼让人给抓了?这事儿好处理,哪个民警,咋这么不长眼呢。”涂局长说:“唉,你说哪去了,俺老涂是啥人,就是美女扎到俺怀里,俺也是坐怀不乱呢!”于所长说:“得了吧,上次舒来喜来了个服务员,你还……”涂局长说:“打住,打住,都是你小子这张乌鸦嘴坏了我的清白,没跟你算账就便宜你了。”于所长正要辩解,涂局长摆摆手说:“言归正传,言归正传。”说着,把自己即将退休想改户口的打算一一道来。于所长听完,一拍大腿说:“啥大不了的,不就改个户口吗?改多少岁,那不一句话的事儿吗?报刚出生都不见外。”涂局长一瞪眼:“别嚷嚷,喝!”

又过了两天,涂局长又约了人事局王局长。王局长一进雅间,看到忧心忡忡的涂局长,赶紧凑过去问:“咋了?是不是西村二寡妇的事暴露了?”涂局长说:“难喽,没你我过不了这关,弄不好要丢乌纱。”王局长说:“唉,怀上了吧?没事儿,我爱人不是妇产科主任吗?做了不就结了。我说你怎么无缘无故请我呢。唉,那寡妇今年有三十多了吧,这岁数怀孕,不早做就不好办了。”涂局长一拍桌子,说:“俺咋那么倒霉呢?跟你下回乡,想着出点政绩,你小子没事说俺给寡妇挑水,发扬什么传统,差点让报纸登出去,这笔账俺先记上。今天又说俺和人家怀上了,俺真瞎了眼了,你小子真不是啥好鸟。”

王局长正要争辩,涂局长摆摆手:“言归正传,言归正传。”便把自己即将退休,要改档案的事跟王局长一一道来。王局长听罢,一拍桌子说:“得了,老涂之事舍我其谁。可户口你得……”涂局长笑眯眯地递过户口本。王局长说:“真有你的,先行一步啊!唉,你改了四岁,这下你妹子可得叫姐姐了。”涂局长忙说:“别嚷嚷,来,喝酒。”

从那时起,涂局长的胸前还别了牛头徽章。逢人就说:“我属牛。”别人说:“老涂,我记得你是属什么来着?”涂局长一昂头说:“我属牛。”眼下,涂局长怎么也没想到,吕县长找他谈了退休年龄“一刀切”,档案要看刚参加供作时的登记,等等。吐故纳新让人给吐了,就这么一刀让人给切了,涂局长怎么能甘心呢!要是能再提一格,到人大、政协干干呢!涂局长把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伸直了脖子唱了一句:“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二】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涂局长的缜密侦查,终于查出了县人大副主任安守慧今年也到点了,不过离岗的月份要比他晚三个月。怎么能让他提前退下来呢?涂局长像驴推磨似的在屋里转悠了半天,终于想出一条妙计,兴奋的他直拍脑门,自傲地说:“聪明,老涂,英雄啊!”

话说清远县人大副主任叫安守慧,政协副主席叫宋牛伟,县长叫白万华,县委书记叫邱建国。为什么要把这几个人排列出来?文章就在这里。不知何时,清远县流行起这样一段顺口溜:

谁受贿?俺受贿(安守慧);

送什么?送牛尾(宋牛伟);

谁花钱?百万花(白万华);

谁见过?球见过(邱建国)。

一时间,在酒店茶肆里,成了人们的笑谈,弄得安副主任还让纪检书记半开玩笑似的闹了场尴尬。一次,纪检书记问:“你叫啥?”安副主任说:“安守慧。”纪检书记说:“你受贿咋不早自首?”安副主任说:“俺没犯罪,自首干啥?”纪检书记说:“你刚才还承认,转眼又不认账了。告诉你,邱书记都看见了。”安副主任说:“冤哪!俺安守慧一世清白,不知让哪个小子给玷污啦!”纪检书记说:“你这岁数收点牛尾还不是为了壮阳吗?啥影响。”安副主任说:“苍天啊,俺媳妇都瘫痪了两年了。”纪检书记说:“那就更危险了。”

县委书记邱建国听到后也很生气,因为当地话“球”是骂人的脏话,但书记毕竟是书记,听见就跟没听见一样。血气方刚的白县长就不一样了,一跳老高,说:“他别人受贿说我花的钱,邱书记,我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吧?”邱书记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喊什么?”白县长说:“这不受了牵连吗?他安守慧受贿,捎带个垫背的,我冤不冤呢?我看让他提前离岗算了,那样不就清净了?”邱书记说:“不许瞎说,这是组织决定的事。”

隔墙有耳。这句话很快让涂局长听说了,心里一阵窃喜。看来,有戏。接着,他四下活动,找到有关县领导,诉说自己的政绩,又对安副主任要提前离岗自己能否顶上去,请多关照,云云,做了一番游说工作。

过了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涂局长如坐针毡,思来想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决定直接去探安主任的究竟。涂局长此举可谓是壮举。他按住自己突突跳的心口,稳住冲动的情绪,颤抖着手拨通了安主任的电话。这边安主任倒挺安慰,危难之时能有老友相约,心里自然热血沸腾一把。涂局长听到安主任如此这般谦让,更是三伏天吹电扇,心里踏实了许多。

两人见面后,推杯换盏,各自开怀畅饮,互诉衷肠哀怨,瞬间成了知心朋友。涂局长心里拨着小算盘:事到如今,一点有用的话、一点实质的问题也没沾边儿,直截了当又不可能,情不自禁的“嘿”了一声。安主任闻听,说:“老涂,你这嗓门可够亮的。”涂局长一思量说:“怎么地,咱们高歌一曲?别处咱不去,就在俺们楼上的多功能厅,自己的地盘,想咋喊咋喊。”安主任也没推辞。二人来到楼上,经过一番谦让,安主任手执话筒高唱了一首《山不转水转》。涂局长假意鼓着掌,心里骂着:看来这小子不服啊,还山不转水转。涂局长针锋相对地回唱了一首《不能这样活》,安主任即兴又来了一首《九月九的酒》。涂局长内心一阵窃喜:看来这小子真要走,你看,走走走,走啊走的,往哪走?好兆头,拾锅端碗卷铺盖,走人吧你。

又过了几天,百无聊赖的涂局长茫然的走在街上,忽然一声呼唤把他唤醒:“舅舅!”涂局长愣愣神儿,眼前出现自己的外甥女,几年不见已成了中年妇女的模样了。涂局长问:“倩倩,你,你好吗?”倩倩说:“唉,早下岗了,现在这不开个煎饼摊。舅,俺给你摊个煎饼吃吧?”涂局长问:“你不是在计生局干的好好的,你们局长是……”倩倩说:“安守慧呗,那人可不是个物件儿,当年俺刚到计生局,也是如花似玉的,他还给俺介绍跟他外甥处对象,俺没同意。要知道有今天,瘸子瞎子俺也嫁了,起码有个依靠。”涂局长内疚的说:“是舅没本事。”倩倩说:“舅,可别那么说,县里都传着说你要当人大副主任了。到时候,俺还得找你关照关照。”倩倩的话让涂局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那敢情好,那敢情好。”

回到办公室,涂局长脑海里还响着倩倩的话:他还给俺介绍跟他外甥处对象……闪念,涂局长又有主意了,自语道:“有枣一杆子,没枣一棍子,不怕你没反应,接招儿吧。”

很快,有人向纪委反映,安守慧在计生局当局长期间,看上年轻貌美的职工,就介绍给自己呆傻的外甥做媳妇,人家不同意,就寻机报复,在安排单位分流人员时,把该女子提前下岗……县委邱书记看着纪检书记说:“老计,怎么又是安主任?这样下去也成了不稳定因素了。”计书记说:“唉,他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了,可事儿不断,理还乱。既然如此,我们的意见,同他谈谈提前下去的了,别再闹出什么事儿来,您看呢?”邱书记半晌不语。计书记说:“您不要关照他了,这阵子惹了多少麻烦?再这样下去,群众怎么看我们,会失去民心,削弱凝聚力的。”邱书记点点头,说:“好吧。工作一定要做细,不要提及提前退的理由,也好一身轻松的下去。”计书记说:“您放心吧,我们会认真处理的。”

涂局长如愿以偿了。在庆贺新就高位的宴会上,手下人问他:“涂局长,水深不露,背后有啥大树啊?”涂局长说:“哪里,哪里,过去俺也是寡妇睡觉,上边没人啊。都是县委、县政府照顾一下老同志嘛。”“谦虚,您升任了,下边的工作人事也得安排一下啊,我们可是鞍前马后地追逐您多年了,可得多关照啊!”涂局长一放酒杯:“放心吧,一刀切!”

......

安徽的癫痫病专家
癫痫病频繁发作如何治疗
癫痫病有哪些治疗误区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