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老人奶粉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放手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果不爱,请不要去互相折磨,有时候适当的放手,下一站幸福也许会更好……

——题记

(丁薇说:“我不知道这样有多久了,反正日子也就这样过吧”)

丁薇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翻着身子侧过身来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公,缓缓起身披了一件外衣,踱着步子来到窗户旁边。

窗外的夜市依旧闪着霓虹,城市的喧嚣似乎并没有因为夜深而静止了他们的脚步,星空难得出现星星点点眨着眼,窗户缝隙吹进来的凉风让丁薇不觉的紧了紧衣领,深吸着一口气,丁薇的眉头不自然的纠结在一起。

转头看着床上的丈夫,丁薇摇摇头,这样的生活不知道已经持续多久了,自从那件事之后,两个人同床异梦,丝毫没有了往日的情感,丈夫不规则的呼噜声响起,丁薇苦笑一声,想当初自己特别喜欢丈夫有个性的呼噜声,现在听来却觉得万分的刺耳。

(丁薇说:“其实从前我们也是多么幸福的一对”)

[初识:球场风波]

大学的时候,丁薇是系花,一个女生在物理系呆着,还是系中佼佼者,自然是与众不同的。丁薇性格豪爽,没有小家子气的大大咧咧的性格,着实吸引了不少异性同胞的喜爱。

丈夫亚泽也是其中之一的爱慕拥护者,亚泽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长相俊美的他在篮球场上的飒爽英姿总是能吸引不少女性追随的目光,和连续的叫好声。

“丁薇,你快看啊快看啊!”好友杨悦在一旁兴奋的扯着丁薇的衣袖,激动的跳着脚大声道:“亚泽好帅哦!”

“你没事吧?”丁薇伸出手来作势捂上杨悦的额头:“又不是姚明来了,你激动什么呀?”

“亚泽可是我们女生的偶像啊!”杨悦突然双手托着下巴,眼神直直道:“你看你看,亚泽看这里了,看这里了!哇,好帅啊!”

“啊!”丁薇被突然飞来的篮球砸了个正着,额头上红红的鼓起来了,丁薇捂着额头愤愤的怒视着亚泽,皱了皱眉,走上了球场。

“徐亚泽,你敢不敢和我比赛?”一挑眉,丁薇拿着篮球,扫视着场上的球员道:“我的球技可不是一般的。”话音刚落,弯下身子,丁薇开始运球。

场上的比赛激烈的进行着,球员们没有想到丁薇这个女生的球技相当厉害,不容小视的他们,开始聚精会神的应付起这场挑起的比赛。

“咚,咚,咚!”最后一个球进筐落地,弹了几下,徐亚泽走上前去,拱手作揖道:“丁女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在下佩服佩服!”

“哼!”丁薇鼻子哼哼,仰起头来转身离去,留下球场上一脸惊讶的男球员们,从此物理系又多了一道传闻,系花丁薇的盖世球技无人能敌。

[追求:情定篮球]

午后的阳光很和煦,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斜靠在校园明湖西畔的躺椅上,丁薇微闭着双眼,享受着午后宁静致远般的清净。

“嗨!”徐亚泽从丁薇的身后跑上来,笑容满面的递过手上的篮球道:“这个给你!”

“无功不受禄。”丁薇看着徐亚泽,一字一顿道:“你不是想贿赂我吧?”

“哪有的事啊!”徐亚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好笑道:“我想请你帮我指点一下球技。”

“你就拿这个破篮球送我啊?”丁薇直直的看着徐亚泽手上的破旧篮球道:“有这样的拜师学艺的吗?这么没诚意。”

“你确定这只是一个破旧的篮球?”徐亚泽深邃的眼睛盯着丁薇看,慢悠悠的晃着球道:“这上面可是有姚明的签名的啊!”

“什么,给我给我啊!”丁薇的两眼放光,伸出手来想要夺过被徐亚泽高举着的篮球。

丁薇属于慢热型的人,徐亚泽请教着一些无关痛痒的篮球问题,常常是令丁薇一脸莫名,倒是好友杨悦,实在是看不过去丁薇的迟钝,放下手中喝着的奶茶道:“丁薇啊,你觉不觉的,徐亚泽对你好像很感兴趣啊?”

“我又不是什么兴趣爱好,他感兴趣什么?”丁薇摇晃着手中的奶茶杯,淡淡道:“杨悦,你想多了。”说罢,自己却陷入了沉思。

“你才少想了呢。”杨悦举着奶茶杯高过丁薇的头顶嬉笑道:“哝,你的那个兴趣家又来了。”

“丁薇,最近我的球技猛增,还是多谢你的指点了。”徐亚泽抱着篮球坐到一边瞅着丁薇道:“你要不要检阅一下你的培养成果?”

“不用了吧?”丁薇喝着奶茶,瞪着一旁做着鬼脸的杨悦道:“我相信你一定是突飞猛进了啊?”

“可我不相信自己啊,我想找你比试比试。”徐亚泽突然话锋一转戏谑着放下球道:“莫非你是怕跟我比试输了,很没面子?”

“笑话,我才不怕你呢。”丁薇手中的奶茶杯重重放到一边,仰起头直视着徐亚泽道:“你说吧,什么时候比试?”

“那就现在吧。”徐亚泽起身抱起篮球,定定看着丁薇道:“不过输的人可要答应赢家一件事情,你敢不敢和我比试啊?”

“有什么不敢的?”丁薇话音刚落,追着徐亚泽跑上了球场,比试很快激烈的进行着,这一场比试,徐亚泽好像拼了命似得,一阵酣畅淋漓之后,满头大汗的徐亚泽举着手中的篮球嬉笑的看着眼前郁郁寡欢的丁薇。

“说吧,要我做什么事情?”丁薇噘着嘴无奈道:“你也不用笑成这样吗?”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徐亚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良久不见丁薇的反应,心中失落万千,抱着篮球转身喃喃道:“我太唐突了。”

“站住!”丁薇在徐亚泽身后大叫一声:“徐亚泽,难道你不想知道我的答案吗?”

“丁薇?”徐亚泽又转回头来紧张不已的看着丁薇,丁薇笑了,微笑的脸庞在阳光下特别精致美丽的飘出一句话:“以后请称呼我薇,送我回家吧!”

“薇!”徐亚泽抛掉手中的篮球,惊喜着跑了上去,牵着丁薇伸出来的手,两个人慢慢的走着,消失在篮球场的尽头。

[婚礼:羡煞旁人]

“杨悦,我今天好看吗?”化妆师装饰着新娘丁薇,丁薇紧张的揉搓着裙角,看着一旁的杨悦急躁道:“亚泽来了没有啊?”

“哎呀,我的新娘,你就不要急了啊。”杨悦坐在一旁,劝解着心急如焚的丁薇道:“人家结婚都是一辈子的事情,婚礼是用来享受的,哪有你这样慌慌张张的啊?又不是像古代那样婚前没见过丈夫的人。”

“杨悦你又笑话我?”丁薇对着镜子仔细审视道:“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可以了?”

“我的大小姐啊,你本身就天生丽质,还怕上场迷倒不了你的新郎官吗?”杨悦笑着帮丁薇整了整婚纱裙摆道:“好了好了,婚礼快举行了,我的大美女,你该出去了,外面的宾客可都到齐了啊!”

“恩。”丁薇吐吐舌头深吸一口气,提着裙摆走出了化妆间,来到外面迎接着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

音乐声响起,婚礼进行曲中,一对璧人款款挽着手走进婚礼的教堂内,凝视着对方,脸上灿烂的笑容是如此的夺人眼球。

“亚泽……”丁薇激动的泣不成声的伸出手来,徐亚泽手中的戒指紧紧的套在了丁薇的手指上。

“薇,我爱你!”徐亚泽紧紧的和丁薇相拥在一起,羡煞了身旁的一群人,两个人抱在一起,仿佛时间停止了,世间再无其他。

[婚后:情趣盎然]

交响乐的熟悉旋律响起,屋内气氛浪漫多姿,粉色的墙壁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美丽装饰物,餐桌上早已准备好了精心烹制的意大利通心粉,是丁薇最喜爱的食物之一。

“薇,我爱你!”徐亚泽温柔的声音在丁薇耳畔响起,搂着丁薇的手环上丁薇的腰肢,两个人随着音乐慢慢的深情款款滑动着舞步。

第5个情人节在浪漫和流连忘返中度过了唯美的一天,丁薇满心欢喜的哼着曼妙的音乐踏入了公司的楼层,开始了新的一天的上班族工作。

埋首在文件堆里的丁薇,压根没有被繁忙的工作压得沉甸甸的,相反的是自己还乐此不疲起来,转动着手中的钢笔回想着昨夜的浪漫,嘴角弯起来,笑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号外号外!”同事晓晴兴致盎然的凑过来大声道:“公司新情报,新情报,下周我们公司又一个联谊会,和亚太公司联合举办的,大家可要好好打扮一下哦!”

“晓晴,你是不是又芳心初动了?”丁薇的笔帽轻轻顶着晓晴的下颚笑着说:“又想去守株待兔了?”

“哪有的事啊?”晓晴闪到一边,摆摆手道:“丁姐你可别瞎猜啊!”

“哎呀,丁姐你是不知道!”身后一群人异口同声道:“晓晴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巴不得自己早日嫁出去。”

“哎呀!”晓晴羞着转过身去小声嘀咕道:“你们都有老公的人了,就知道笑话我,不理你们了。”

初春的阳光总是那么的舒心,牵着手走在公园的小石路上,丁薇灿烂的笑容比得上阳光的明媚,撒着娇,靠着徐亚泽的肩膀道:“你对我真好!”

“你才知道啊?”徐亚泽笑笑,轻轻揉着丁薇的鼻子,柔声道:“你呀就像在水里快活的游来游去的小鱼儿,悠然自得,实在是情趣盎然,让人不舍的破坏啊!”

“恩?”丁薇突然竖起耳朵,揪着字眼,噘着嘴看着徐亚泽道:“难道你想破坏不成?”

“哪敢哪敢。”徐亚泽慌忙摆手着任凭丁薇揪着自己的耳朵,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划过。

(丁薇说:“没有想到事情来得那么突然,但又好像是冥冥中注定一般”)

[情变:恍然如梦]

清晨,阳光洒进来,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丁薇,翻着身,继续她的美梦,手机铃声打搅了自己的清梦,撇撇嘴,不悦的拿着手机放在耳边。

匆匆起床,简单洗漱一番,提起包包出了门,大马路上,伸手一招手,拦下出租车,弯腰进到车内,一用力关上车门道:“司机麻烦到亚太公司门口下。”

不一会儿,心下烦躁的丁薇挎着包包下了车,疾步赶往联谊会场,四下找寻着晓晴的身影!

“哎呀,我的菩萨姐姐,你可算来了。”晓晴接过丁薇递过来的头饰戴在头上感谢着,“我的终身幸福就靠它了。”说罢,冲着丁薇摆出一个加油的姿势,转身冲进了会场。

晓晴这个健忘的人常常丢三落四,这回把重要的头饰落在丁薇家里了,一通电话,为了丁薇所谓的终身幸福,丁薇出门的速度可是她平时的三倍多。

“这丫头!”丁薇轻轻笑着,正准备离去却被上司逮住了,眼见着上司就这么盯着自己看,丁薇顶着头皮近了会场。

“好一对郎才女貌啊!”人群中闪出一条道来,坐在墙角一处的丁薇闻讯,好奇的仰着头看过去。

“天啊!”丁薇手中的酒杯哐当落地,但是人群的吵杂声高过了杯子坠地的声响,眼前的徐亚泽亲昵地搂着一个陌生的美艳女子,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如既往的灿烂却又可恶,身旁的美艳女子,脸上的幸福神色与一如既往自己的幸福是如此的相似却又那么的碍眼,女子一口亲上徐亚泽的脸颊,徐亚泽似乎还很享受。

“徐亚泽!”丁薇冷若冰霜着,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丈夫,冷冷的厉声道:“你在干什么?”

“丁薇!”于亚泽没有想到本应该赖床不起的妻子丁薇现在就在眼前,一下子挣脱着身旁女子的手,冲了上来拽住丁薇的手。

“放手!”丁薇吼着,挣脱了徐亚泽的手,冲出了会场,徒留一脸莫名的人群,看着徐亚泽追出去的身影,议论开来。

[冷战:持续不散]

“薇薇,你听我解释啊,我是爱你的啊!”徐亚泽在门外使劲的敲打着门,拍的通通响道:“你别把自己关在屋里啊!”

“你滚!”丁薇抱着头,蹲在墙角吼道:“我不想见到你!”

“薇!”门外的徐亚泽懊恼万分的呆呆站在门口,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揉揉双眼,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皮,默默的看着四周的墙壁,伸手掀开被子,缓缓走出卧室,厨房里的身影晃动着。

“薇,很快就可以吃早点了。”丈夫徐亚泽忙碌的身影映入自己眼帘,曾经的欢心温暖却找不回了,摩挲着墙壁,走到厨房,脚步停在徐亚泽身后,轻启双唇道:“亚泽,我有话跟你讲。”

两个人看似心平气和的坐到餐桌前,丁薇双手捧着茶杯低着头道:“你们有多久了?”

“两年了!”徐亚泽也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茶杯轻声道:“但是绝不像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出轨的事情。”

“身体没有出轨?”丁薇喝了一口茶,苦茶的清香在划过舌尖,流淌入喉间道:“但是爱情出轨了?两年?”丁薇突然苦笑一声,伸出两个手指道:“我们结婚5年,有2年的时间居然是我在和另一个人分着你的爱。”

“不是这样的。”徐亚泽抬起头,皱着眉看向丁薇道:“你相信我是爱你的。”

“哼!爱我?”丁薇摇晃着手中的茶杯仰起头眼神凛冽道:“那你还爱着她,是吗?”

“是的!”徐亚泽也不否认,直直看着丁薇,一字一顿艰难道:“我爱你们!”

“啪!”一个巴掌打上去,丁薇咬紧牙关道:“爱我们,你说的出口?我是你的妻子,她呢,她是什么?第三者?狐狸精?不要脸啊你!”丁薇哭腔着,杯中的茶水洒在桌子上,一滩灰色的印记染上了白色的桌布。

“再也擦不干净了!”丁薇盯着白色桌布上的茶渍喃喃的摇头道:“我累了!”说罢,转身走出门外。

连着数月,丁薇和徐亚泽的夫妻生活就像是遭受了史无前例的重创般,丝毫没有了往日的情深意重,甚至是形同陌路。

如何做好癫痫患者护理
吃左乙拉西坦的副作用
癫痫病要怎么进行治疗呢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