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女篮李昕 >> 正文

【荷塘】奇迹(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浓得像一团化不开的墨,窗外的天空依然看不见任何的星光,屋里空气很潮湿,到处散发出一股刺鼻的霉味。半夜时分,一阵有规律的阵痛准时惊醒了正陷入昏睡的徐蕊,这种莫名其妙的头痛困扰了她很长时间,具体从哪天开始,她已经忘了。她发现自己渐渐地忘了很多事,以前身边熟悉的人和物体隐隐约约,模糊一片。徐蕊有些惊惧,不由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呆坐了良久,徐蕊也没有理清头绪,她抚摸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发现现在越来越焦黄了,干枯的有些扎手,像失去水分的树叶一样。她匆匆起床把灯打开,站在半人高的梳妆镜面前开始仔细地梳理起来。每次凌晨一点起来,头痛的症状就会逐渐减轻,冥冥中似乎有个声音在黑暗中呼唤她醒来,不要贪睡,起来梳头。

镜子是她从家具城特意挑选的,镶边的木色花纹,显得古朴典雅。在白色的灯光照射下,镜面明晃晃的一尘不染。镜子里出现一张憔悴苍白的瓜子脸,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眼窝深陷,像一个没有丁点活力的躯壳。徐蕊暗自叹了一口气,她才二十二岁啊,人生开刚刚开始,可惜她病了,病得很严重,有种窒息的感觉。

徐蕊幽幽地朝镜子吹了一口气,她的面孔在镜面里模糊起来,显得异样的美丽。她拿起梳妆台上的那把短短的木梳开始细心地梳理起来,长长的秀发从眼前垂下,倾刻遮住了她的视线。梳子安静地拉出一条长长的痕迹,卷起蓬松的发丝直直地垂落下来,只听见轻微的沙沙声在有些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

“妈妈……”徐蕊手中的梳子突然顿了顿,一个细嫩微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等她凝神静听去捕捉声音的来源,却一无所获。几天前,她偶尔听到过,一直以为是病后错觉,这次声音大了不少,她确信是真实存在的。于是,她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以前看过的恐怖片。不过那声奇怪的呼唤对她很亲近,似乎极度需要她的帮助和怜爱,徐蕊的恐惧就一扫而光了,在心中泛起了一丝奇异的母爱。

“妈妈!”这次声音大了很多,是镜子里传来的!徐蕊猛地一把拨开垂在眼前的长发,紧紧地盯着有些模糊的镜面,可什么都没有!她轻轻地用手檫拭掉镜面的水汽,突然她惊恐地倒退了一步,镜子里出现一双非常弱瘦透明的小脚丫,很快就缩了回去,然后消失在深处不见了。

镜子里有人?徐蕊用力揉揉了眼睛,紧盯着镜面看了很久,没有任何异样,而那声奇怪的呼唤再也没出现过。妈妈?徐蕊觉得很荒谬,自己还没结婚,怎么可能会胜任母亲的角色?难道都是幻觉?可是,她却觉得很真实,似乎对方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她居然感觉很亲切。

而后几天徐蕊开始做着一些奇怪的梦,一个面目很模糊的小女孩经常出现在她的梦境里,可惜她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小女孩极力伸出苍白的小手做出拥抱的样子。

“你是谁?”徐蕊在梦中好奇地问道,对方只是呆呆地坐在地上茫然四顾,好像没有听懂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小女孩周围笼罩着厚厚的乌云,举起的手无力地放下,偶尔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她呼吸很困难,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这是徐蕊的第一感觉,心里开始莫名地难受起来,她们可是同病相怜啊!

“不要!”突然徐蕊大叫一声,用力挣扎着,她喘着粗气,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得冷汗。就在刚才的梦里,她试图去驱逐小女孩周围的乌云,当靠近小女孩身边的时候,突然小女孩张嘴紧紧地咬住了徐蕊的手腕,口里一根吸管似的东西插入徐蕊的血管里,她感觉体内血液在迅速地流失。小女孩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她睁开黑洞洞的眼睛对着徐蕊发出“呵呵”的笑声,鲜血顺着嘴角慢慢地流了下来,小女孩陷入了兴奋狂躁的吮吸之中。一阵剧痛传来,徐蕊急忙抽手,惊恐地醒了过来!

“妈妈……”黑暗之中又隐约传来几声轻微的呼唤声,还有虚弱的哭泣声。徐蕊蓦然觉得心很痛,痛得她弯着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她最后看清了小女孩的脸,那是一张没有血色的小脸,瘦得有些可怕,没有一点丰润之色,显然她严重缺乏营养。眉毛,嘴唇,还有那张虽然没有长开却很漂亮的小脸蛋。徐蕊猛然觉得有些很荒谬,小女孩的模样竟然和自己多么相似!徐蕊一阵心慌,难道自己病情又加重了,才会梦见这么奇怪的事情?不!绝对不是自己!因为小女孩白嫩的手臂上有块钱币大小的黑色胎记!

小女孩很饥饿,似乎一直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不行,必须全力以赴救活她!徐蕊暗暗下定了决心,在内心深处,她开始把可怜的小女孩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了,试图慢慢地接受了她的存在。

“宝贝,你要乖哦,要健康地成长起来,长大了,妈妈带你去看美丽的世界。外面有蓝天白云,有青青的草地,到处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天空飞翔着自由的小鸟,听,悦耳的叫声多么令人陶醉!”

“可惜,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不能给你喝得太多了。你看,你的脸色越来越好看了,个子也长高了好多。”

“宝贝,别哭!听妈妈给你哼一首催眠曲,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守护你,这样你就不会那么孤单可怜了!”

……

过了多久了?应该有几个月了,徐蕊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几次陷入深沉的睡眠里,她觉得很累,真想这样一直睡下去。小女孩越来越活泼了,房子里的每个空间都能感觉到她的存在,甚至听到了她快乐的笑声。这是唯一支撑徐蕊挣扎着醒来的理由,她和小女孩已经血肉相连了,心灵相通了。她一定要等到自己的宝贝撕开厚厚的乌云,最终可以自由地呼吸的那一天。

不知这一切是梦境还是真实存在的,徐蕊已经不去关心了,她竭尽全力地用自己的鲜血供养着小女孩成长,哪怕自己一天天地衰弱下去。小女孩对她很依恋,面目也越来越清晰。每次看见她都开心地笑了,弯弯的眉毛舒展开来,多么像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徐蕊有些怀念起童年的日子,那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无忧无虑地长大后,一场猝不及防的恋爱,使她深陷爱情漩涡。徐蕊依稀能记得伟的模样,他长得很阳光,比她大两岁。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并得到双方家长的认可和祝福,她觉得每天都生活在蜜糖里。

伟是怎么离开她的?好像是意外?徐蕊使劲地晃了晃脑袋,她已经忘记了很多东西。对!是该死的冰窟窿夺去伟的生命,以及她刻骨铭心的爱情。然后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后来被送进了医院?徐蕊有些惘然,她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很难连成一个完整的画面。

徐蕊想起伟临死时凝视着她的眼神,充满了不甘和不舍,她的心脏开始剧烈地痛了起来,意识有些模糊,眼前漆黑一片,眼角几颗晶莹的眼泪滑落在地……

忽然,一声尖锐的叫声在她耳边想起,身体一阵晃动,似乎有人在努力地唤醒她,并且使劲地拉扯着她的衣服,并伴随着低低的哭泣声。

“宝贝!”徐蕊用尽全力使自己的意识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当她睁开眼,看见小女孩满脸通红正大口地喘息着,一双晶莹的小手挣扎着从厚厚的乌云里伸出,似是哀求,又似悲伤。

徐蕊内心一阵喜悦,激动的脸上难得泛起一丝红晕。看来不用多长时间,小宝贝就能挣脱乌云的束缚,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了。她现在虚弱得只能整天躺在床上,头发开始大把大把地脱落,她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小女孩是唯一让她坚强地活下去的理由!

……

深秋了的天气有些寒冷,甚至有些凄愁,然而九四医院今天却沸腾了,迎来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天,这一天也必将九四医院载入光辉的史册!

一个年轻重症并且怀孕了的女病人,一个深度昏迷的植物人,已经被医院三番几次地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她已经沉睡半年之久,靠着外界有限的营养和一股莫名顽强的力量来维持残喘的生命,今天居然诞生了一名健康的女婴!

各地媒体闻风迅速而来,为这次生命的奇迹做了大篇幅的报道。当问起女病人的状况时,徐蕊的主治医生强忍着泪水沉痛地摇了摇头。当剖腹产下孩子之后,她心如愿了,她实在是太累了,累得心再也无法跳动了。她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终于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一个好觉……

初生的小女婴躺在产房里紧闭着双眼,白嫩的小手臂上赫然有个小小黑色的圆形胎记。她不哭也不闹,静静地像睡着了一样。几个时辰后,她努力向上地伸出无助的小手,想抓住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只有那冰冷的空气。

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响彻整个病房,悲泣声在萧瑟的秋风中传得很远很远,似是向已经离去的母亲道别,也预示着一个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的新生命,在顽强地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到来!

儿童癫病好治疗费用多吗
癫痫病怎么样治疗呢
兰州专门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