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少女时代手机主题 >> 正文

【丹枫】崔文章(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崔文章本名不叫崔文章,姓崔是不错,但文章不是他的本名。他的本名叫闻张,乍看这名字没有什么特殊,其实这名字实在是有趣,话说这里还有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崔文章的父亲是插队老知青,那年跟着国家轰轰烈烈地大好形势下乡去插队,崔文章的父亲被安插在一个偏僻山村的张家庄,这个张家庄全是张姓,而且大多数是男孩多,女孩少。这对于穷山沟的张家庄来说,男孩娶媳妇当然是不容易的事情。崔文章的父亲来到张家庄后得知村里还有这事情,就愁上眉梢,寝食不安、茶饭不思,干活也就没有动力了,经常挨队长的批评。

可崔文章的父亲根本不去理睬队长的批评,他只是后悔当初不应该主动报名独身来到张家庄,本来想在张家庄独树一帜,谁知竟然要独自一身,这反差这打击也实在是太大了。

崔文章经过两个星期对自己当初决策的深恶痛绝后,在一个天气晴朗,微风吹拂的下午,他一骨碌从床上坐起下地穿衣服来到田间拿起耙子埋头劳作着。

田埂上监督的队长以及在田间干活的男女们都愣神地望着崔文章的父亲,那干劲真是似初生小牛犊,靶子挥得呼呼的。有一个叫凤的女子默不作声地注视着崔文章的父亲,脸上浮现出不易察觉地微笑。

大家都不用猜测,自然,崔文章的父亲和这个叫凤的女孩子喜结连理了。

爱情的结晶便是崔闻张,崔的父亲为他取名时,着实是思考了数日,最后没有想到满意的名字,妻子凤急了,便说,“亏你还是城里下放的知青,给儿子取名都想不出来。”

崔的父亲不恼反笑,他拍下脑袋笑着,“给儿子取名就叫崔闻张吧。”

“崔文章?”凤不知情问道,“哪有叫这样名字的,跑到学校还不让老师学生笑话。”

“NO,NO……”崔文章的父亲摇晃着食指文绉绉地说,“不是写文章的文章,而是闻所未闻的闻,弓长张的张,知道什么意思了么?”

崔文章的父亲含情脉脉地望着妻子凤,凤也是聪慧姑娘,细细一想,扑哧一笑说,“还真亏你想得出来,你这名字不是明显告诉别人,你是寻着我而来的吗?”

“这就是缘分,是上苍安排的缘分,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世界有你的存在才能有我的出现,这是注定的,我俩永不分离。”

一句话说得凤眼睛红红的,凤说,“儿子就叫崔闻张吧,这是有特定意义的名字。”

崔文章的父亲只是笑着,母亲凤就亲昵地推他一把说,“好了,别笑个没完了。”

“你知道这名字还有另个意思吗?”崔文章的父亲问妻子凤。

“还有啥意思?你说说看儿子名字你究竟有几个意思啊?”凤倒是有点懵了。

“我想让儿子以后多读书,读好书,能够顺顺利利考上大学。”崔文章的父亲激动地抓住妻子凤的手,“这是我的愿望,也是你的愿望,是我两人的期盼。儿子就是我们生命的延续。”

那晚,崔文章的父亲和母亲凤聊了很久很久,直至东方破晓,公鸡打鸣,两人还没有睡意。

这以后的日子,大家想必都知道,崔文章的父亲和母亲一心一意地把全部精力都扑在儿子闻张身上,父母有时兴起就干脆叫儿子文章,文章。

一口一口文章就这么叫大了,再后来到上学的时候,周边的人都习惯性地叫他们的儿子为文章。闻张也就慢慢消失,文章取而代之,直到上学后正式更名为文章。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崔文章的父亲常常这么教导着文章。而母亲的那句,十年寒窗苦,一举成名天下知便收藏起来了。

母亲的期盼,父亲的谆谆教导,在岁月中开始生出青苔,文章对父母的教育有点叛逆,常常是找各种借口逃课,逃出去了,晚上就夜不归宿。夜猫子样在街上和几个铁哥们玩通宵。

那个时候,没有网吧,也没有啥游戏,崔文章和几个铁哥们照样玩出精彩玩出花样。

那个时候,崔文章的父亲户口落实了张庄,也就只能一辈子待在张庄了。为了给儿子有个好的学习环境。崔文章的父亲动用自己在城里的关系为儿子找了好学校和住处,为了给儿子衣食无忧,崔文章的父亲让妻子去城里陪儿子读书。

那个时候,凤已经是在乡里的财务所工作了,但为了文章的前途,也为了生命的延续,凤还是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财务所来到城里伺候儿子。

起初凤是满怀信心和激情,再苦再累,她都坦然面对生活,每天微笑地迎接日出日落,但是后来她发现文章轨迹偏离了,凤像文章样谆谆教诲,崔文章起初还能听得进去,顶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逃课。

母亲教育力度不够,深度不够,崔文章熟识了母亲的教育方式,便变着花样欺骗母亲。不但逃课,考试都作弊,写作业是高发明,五支圆珠笔齐上阵。

老师怒不可遏了,找到凤。凤回到家就苦口婆心地劝说儿子。此时的崔文章有十五六岁了,看得事物多了,接触的人多了,说出的话也就跟母亲针尖对麦芒。

凤觉得心有余力不足便写信给崔文章的父亲,崔文章的父亲在信中说工作繁忙走不开,特别的写了两封信,一封给凤让她想办法说服教育儿子;一封给崔文章,信中引用了中外古今勤奋好学的事例教导儿子。

其实崔文章不是工作繁忙,而是为了能让儿子读好书,崔文章的父亲承担了多项工作任务,本来工厂的任务很重,他舍不得一个月几十块钱的补贴,做机修工又做车床。长年累月,身子因为极度疲劳而生病,这病是绝症。

有天他胃部实在是受不了就去医院检查,医院告知他是不治之症。他先是惊呆后是坦然一笑对医生说,“儿子还没有考上大学,我怎么会患上绝症呢。”

医生一再劝他说,“你这是早期,早期有可能治好,这需要你的积极配合。”

崔文章的父亲笑着摆摆手离开了医院,儿子还没有考上大学,他不可能患绝症。

就这样,在一定要让儿子考上大学的信念中,崔文章的父亲更加吃苦耐劳起早贪黑地干活。

而崔文章并没有像父亲想得那样读了他的信后幡然醒悟勤奋学习。

叛逆期就像一匹野马,越是像驯服越是要挣脱缰绳纵横驰骋。而崔文章的母亲凤已然无力再教育儿子了,但又怕孩子的父亲知道后心里难过,于是乎就只能欺瞒。

这期间,崔文章在父亲书信的教诲下,忽然有种醒悟悬崖勒马埋头冲刺——马马虎虎考上了一所高中。

进了高中就有大学的希望,朝霞在向我们招手。这是崔文章的父亲在信中跟妻子凤说。

就这样,崔文章的父亲在一份美好的希冀之下不辞辛苦地劳作,晚上又多了份工作,给码头扛大包。中途,虽然摔倒过多次,但崔文章的父亲凭着信念就这么坚强地又爬起来扛起大包。

崔文章不知晓,这匹叛逆期的野马又在外面纵横驰骋;凤不知晓,这位心力交瘁的母亲正在为儿子的事情发愁,泪水模糊了眼眶,又是跺脚又是祈祷的。

此时的崔文章已是越陷越深,一头泥牛样落了水再也起不来了。

在一个晚霞映照天边的黄昏,一辆闪着红蓝警灯的警车停在了崔文章住处门口。凤是哭红了眼无能为力地望着儿子被推上警车。在警车调转车头一刹那,凤晕倒了。

可是谁又能想到,在同一时刻,崔文章的父亲倒在车间,工人们手忙脚乱地把他送到医院,医生惋惜地摇摇头。

老天捉弄人啊!

凤在苏醒时,得到崔文章的父亲去世,她跪地疾呼着。

而在看守所的崔文章却一无所知,他正在接受警察的法制教育,跟着警察大叔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法律条文。

凤在崔文章念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时气绝身亡。

崔文章进了看守所,没有亲戚朋友来探监,也没有铁哥们来送烟酒,世事的沧桑让崔文章心灰意冷,特别是得到父母双双撒手人寰时,崔文章躲在看守所的卫生间哭了整整两个小时。

学籍被开除了,没有哪个学校愿意收留崔文章,上不了高中也就考不了大学,父亲下乡插队的张庄没有亲戚,崔文章也不打算回去了。

就这样,崔文章凄惨怜悯地一人独自生活在都市,都市虽精彩纷呈,高楼大厦林立,但哪里是他的蜗居,身无分文只得睡在桥洞,就着冰冷的水吃着几毛钱的烧饼。

生活——生存活下去。没有一技之长的崔文章只得靠捡拾垃圾卖点钱生活。闲暇之余找点旧书看看。

日久天长,一晃四五年过去了,期间,崔文章曾经在报纸上发表过一些小小说和散文,但那只是赚到微薄的稿酬,根本不能作长久生存。

后来经人介绍,崔文章进了工地打工,这个时候,崔文章已经二十七八了,同年龄二十七八早已有小孩会打酱酒了,而崔文章还在为自己的生活奔波,连一个属于自己的蜗居还没有,哪怕是只有十个平方。

工地的生活,不但艰苦而且危险,稍不留神,死亡就会来亲临你,崔文章性子耿直为人不错,自然有不少同事们在他身边叮嘱小心干活。

就这样,崔文章在工地边干活边晚上看书写些文章,虽然崔文章很是用功,但天赋并不是名如其人,也就只能写一些短篇,长篇似乎与他无缘,即使写出来发表在网站也是点击寥寥,门可罗雀。

社会在发展进步,人的思想观念也在趋步提高,这个提高是指物质和精神的享受。眨眼五六年过去了,崔文章也赚得一些钱了,但这些钱离买套房子远远不够,结婚当然也就无指望了,虽然有不少好事者来找崔文章说媒,但往往都是女孩子逃之夭夭。

崔文章司空见惯习惯了,既然没有姑娘看上他,那就一人生活,挺好,挺好。

后来再有人给崔文章做媒时,崔文章直接摇头摆手。

孤身一人有着充裕的时间,崔文章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写作。他不知道这锲而不舍的精神是哪里来的,他只知道他活在这世界上唯有文学伴随左右,似乎没有了文学也就没有声息和生存价值。

一写就是数十载,这期间,他给自己买了套房子,是五十平的二手套房,日子才算安定下来,屈指可数已经三十载过去了,如今已是年过花甲五十多岁的老人。老来伴,崔文章没有想过,他已经习惯孑然一身了。

五十多岁,工地自然早就不干了,也就写一些不入流的小文章混口饭吃而已,每日坐在阳光充裕的阳台上,读书写字,挺惬意的。报纸上也频频可见崔文章三个字,可谓是不辱其姓。

一日,风和日丽,崔文章心血来潮想去父亲插队的张庄去看看,必定那里是父母生活过的地方,也是自己出生之地。

往日偏僻的张庄早就开发得四通发达,桥是桥,路是路,套房高楼到处竖。

村长把崔文章领到他父母的坟头,坟头依然是小土堆,周边长满了枯草。崔文章跪在地上热泪盈眶,“爸妈,不孝子崔文章来看你们了,如果当初我要是听你们的话,我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你们也不会早早离我而去,爸妈,我对不起你们……”

一声凄苦哀嚎惊起乌鸦丛林飞……

癫痫发作症状有
癫痫为什么反复发作
武汉治疗癫痫多少钱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