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硝酸银和氯化钠 >> 正文

流水落花春去也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度几春。

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

——《题桃花夫人庙》杜牧

清风拂过,月色如水般涤荡,在夜的静谧中,沁润着每个人的梦。轻轻闭上眼睛,任心间流淌的情愫,婉转,飞扬。恍惚之间,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光,岁月的长廊,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春秋时期,回到了那个桃花灼灼的阳春三月,回到了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身旁。

透过清凉的香雾,只见一个明眸善睐,盈盈似水的女子,正于胜放的桃林里,素手执弄,拨弦笙歌。动时如金丝起舞,水漾秋波,静处似香蕊凝露,蝶立烟萝。琴声优雅,曲意闲和,自与林中妙境相融,已然分辨不出是女子点缀了桃花,还是桃花装饰了女子。她的美,实可谓“月中飞出云中得,一倾城矣再倾国”。

在她的不远处,一个气宇不凡,威而不露,身着华服的中年男子已不知何时,默立于一株桃花树下,正饱含深情地凝望着她,似要将她的每个细微动作,都细细地镌刻于心。他相信,这个世上除了他,再无人能有资格享有她的爱。是呵,他可以保护她,宠爱她,给她所有女子都艳羡的地位和富贵。也只有他,才是群雄中的佼佼者!是可令众诸侯国君俯首称臣的楚文王!

想到这里,男子的眼眸蓦然变得明亮如星,没错,这枝世间最美的桃花,注定要为他而绽放,只有他楚文王,才配拥有“桃花夫人”!可随即,那明亮的眼眸又被几丝黯淡所替代。“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度几春。”,一晃三年过去,桃花又一次灼灼胜放,一如初迎她进宫时那般绚烂,那般令人愉悦。然而,在这三年里,他的“桃花夫人”却是如此的冷傲,如此的决绝,丝毫不愿在他的面前,展露自己的点滴美好。

为了博取美人一笑,他堂堂一国之君,不惜放下高贵的身段,抛开帝王的尊严,对她百依百顺,卑微到尘埃里,可为何,她始终无动于心,从不主动对自己言语,亦不肯给自己一个温暖的笑靥?难道,她的心真是石头做的,任自己百般讨好,都生不出一丝感动?还是,还是自己真的不该以这种方式将她留在身边?想到这里,楚文王的心,乱作了一团,不敢再往下想。

这时,只听泠泠琴音一声收尾,荡出袅袅余韵,似涓涓细流,流淌于心,沁润着多情人的四肢百骸。抬眸间,女子清明的目光恰与楚王的款款深情交织在一起,继而,又淡漠的移向别处,不施礼,亦不言语,恍若无物。楚王内心一紧,刚被压抑下的慌乱焦躁的情绪,一时间汹涌而出。是呵,他已经忍受了她三年的冷遇,对于一个高傲的君王来说,已然是莫大的宽容。倘若她再这样下去,恐怕连这最后的一份和谐,他都不能保证了。

西安中际医院翳癫焚膏继晷
癫痫治疗医院哪儿比较好
石家庄是否能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