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勇士的信仰修改器 >> 正文

【荷塘】拿着屎蛋当丸子(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专家解释:蛋,球形的东西,形状象蛋的,山药蛋、马粪蛋。这种解释简直就是喝江水,说海话,没边没沿;球形的东西叫蛋,那地球咋不叫地蛋?足球也该叫足蛋,以此类推还有乒乓蛋、排蛋、橄榄蛋,苹果也该叫苹蛋吧?我理解蛋是一种相同物质凝聚成的圆形物体,一种是外界环境、内在质量正常循环下能产生新物质的蛋,;一种是内在质量出了问题,被外界物体侵入造成腐败,形成坏蛋、臭蛋。不管啥蛋了,咱们把这个蛋切开个横截面,看个究竟。

“马奋、马粪,你可是越来越稀罕。”

“俺哪能跟您比呀?这陈年的粑粑老史(屎),都成文物了,不更稀罕。”

“哈哈。记得我小时候常用你逮着玩,有一回打到老师鼻子上,挨了半天罚。”

“俺那时候贪吃,逮着回吃菜窝窝,半生着就吃了,结果拉了一裤裆,弄得室内生香,被老师赶到院子里冻了半天。”

市规划局长史志超意犹未尽地说:“老弟,还是你凝聚力强,拉出来就是个蛋儿,这样扔出去才有力量。”

马奋把烟蒂拧了拧,奉承地说:“还是您面子大,漫到哪都严丝合缝。”

史志超哈哈大笑地说:“彼此彼此吧。”说着一转话题:“三十二号地拍下来了吗?”

马奋答道:“那是自然,可多花了三百多万。没见过恒大这么不长眼的,楞往上拉价,要不是……”

史志超站起身来拍拍马奋的肩膀:“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小里小气的,有老史在,何愁你这马粪蛋子打不出个驴屁来。”

马奋说:“那是,没您支持俺能干啥?放在那早就风干了,容积率的事就全拜托您了,史局,这么多年咱的为人你也清楚,有钱大伙儿挣,到时候绝不亏了您。”

史志超笑笑说:“这话你说哪去了,抗日嘛,主要靠军民合作,你的明白?”

马奋欣喜道:“明白。这个队伍是皇军当家,皇军当家。”

史志超看着马奋的嘎样笑着说:“老马,你这个人忒实在,可不能当着人瞎咧咧,别说我不认识你。马上打春了,召集队伍开工要紧,动作要快。”

马奋道:“俺正在租赁设备,设备一到马上开工。”

史志超边穿外衣边说:“好!看你的了。我还有个会,先走一步,等你的马粪蛋打出水花的好消息。”

马奋连声应诺着陪史志超走下茶楼。

史志超在办公室正在侍弄他得到的龟背竹,专注地用喷壶小心翼翼地喷水,以至没发现宏发开发公司经理马奋推门走进来,马奋从提包里掏出一个方砖似的纸包,轻轻放在办公室桌上,然后轻轻干咳了一声。史志超一抬头:“嗐,你这马粪蛋子,进屋也不吱一声,就直接拽进来了,我以为是驴上槽子了呢?”马奋不以为然地说:“驴不上槽子吃啥?俺这不来化斋了吗?”史志超放下喷壶坐在办公椅上,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马奋说:“开始装象了,牙还没呲出来,怎么着?肋条都盛不下来吧。”马奋苦笑了一下:“还有一定的差距,史局呀,你看咱的楼盘是不是再加两层,虽说咱土地是有限的,可楼层是无限的;楼盘是有限的,利润是无限的;机会是有限的,开发深度是无限的……”“行了,行了,你这文盲也学得买蒜带秤砣,一套一套的啊,老马,干事最忌的是不可太贪,太贪了就容易没了原则,你以为无限加层就没标准吗?变更容积率就不需要理由吗?别把事干到顶,干到顶就没余地了。那不是逼我犯错误吗?”他见马奋没吱声,把头仰在办公椅上继续说:“啥事都要有个度,都像你这样,还要不要原则,还要不要制度,还要不要领导了,啊?”马奋低着头说:“您说的对,俺真是昏了头,多花了三百万,不赔不赚也就得了,可心里老想着为国家做贡献。您说这立项、建设、配套哪样不得缴税呀,俺为国家贡献的可是真金白银呢,可人家也瞅不上眼,得了。俺知足了,知足常乐嘛。”史志超平静地说:“你们那些事,傻子用屁股想,也能琢磨明白,还用我深说…”马奋说:“行啊,那俺就脱光膀子等着喝西北风得了。”说着又满脸堆笑地说:“史局,晚上您得赏个光,孩子过满月,没您给的福,孩子长不成样儿。”史志超楞了一下问:“我说老马,你今年多大了?快50了吧,哪来的孩子?开什么玩笑。”马奋说:“咱不是跑了个二胎指标吗?违反政策的事儿,咱能干吗?多花俩钱儿呗。”史志超嘲讽的说:“你真是老牛耕地,拼死这一回了,能耐不小啊。好,我去,看看你那孩子是什么地种出来的。”马奋说:“还不是托您的福,晚上鲍翅港恭候您了。”说完转身要走,史志超客气地把他送出门外。望着马奋的背影自语道:“这个老马,真实在。”这时,办公室的小甘捧着文件夹过来,瞪着那双刚拉过双眼皮的大眼,打量了一下史志超说:“史局,您的头发怎么啦,像戴了个假头套一样?”史志超看了看四下无人,小声对小甘说:“实话告诉你,我确实戴了个假头套。”“是吗?”小甘眨着眼睛说:“一点也看不出来。”史志超说:“这事你知道就行了,保密啊。”小甘说:“放心吧局长,不但我要为您保密,我还要告诉大伙儿都为您保密。”史志超笑着用手点着小甘说:“这丫头,你可真实在。”

马奋约了几个弟兄开怀畅饮,一个瘦子问:“马总,你征的地有限,却改了两次容积率,想必一定有啥奥妙吧?”马奋说:“啥奥妙,奥妙是一洗白。只要你坚持洗,黑也能洗出白来。”一个胖子说:“马总,你背后肯定有贵人相助,你看你印堂发亮,面似淡金,眼眉上翘…一瞅就是福分呢,看来这财是瞎子撞墙,不要也得要。”马奋兴奋地说:“吉人天相,吉人天相。”正在此时,马奋的秘书老潘推门进来,在马奋耳边嘀咕了几句,马奋面色大变,支支吾吾地说:“诸位,诸位,兄弟家属有点小恙,先走一步了。”瘦子经理一把拽住马奋:“马老板,你腰都撑圆了,咋还这么抠索,今个你可答应是一条龙……”马奋强压住心里的急火对瘦子说:“郑老板,咱们改日,改日兄弟一定再请,兄弟现在有事儿,失礼了。”胖子凑过来劝解道:“郑三炮,你把手放开,没看人家五官都聚成疙瘩啦,没事马总也不是这样人,哎,这小三儿总不让人省心。”马奋挣脱瘦子说了声:“回头见!”“咚咚”一溜烟地蹿下楼去。瘦子挠着后脖梗子说:“胖哥,我看这小子八成是出事了。”胖子说:“管他呢,这小子这么狂,还不是早晚的事。凭他那点儿本事,癞蛤蟆练武术,出手就不高。”瘦子说:“狗吐舌头,烧的。”

马奋果然出事了,先是群众举报规划局擅自变更容积率,马奋开发的水景花园原设计楼层是十二层,开盘售楼后变成了二十层,最近又变成了二十六层,在这块狭长的土地上,楼距不变,楼越垒越高。老百姓难得见到一米阳光,土地级差、地租被马奋及开发商囊括而去,剩下当地百姓的生活仍是一地鸡毛。史志超涉嫌违规、钱权交易被纪委双规,马奋涉嫌行贿被接受调查。马奋一进去,认罪态度尚好,把与史志超勾结合作,利益均分一五一十的倒了个底掉。而史志超凭借多年混际官场的道行避重就轻。一日,检查人员将马奋的口供与史志超核对,史志超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心里暗暗叫苦:一个识字不多的包工头竟然如此“实在”,真是顾了翻锅,忘了烧火;顾了吹笛,忘了捏眼,让他乱了方寸。

“轰轰隆隆”违规建造的几层楼被勒令拆除,眼看着盆满钵盈快到手的钱财,如同打烂的鸡蛋,一发不可收拾,马奋和开发商顷刻从暴发户落成乞丐,史志超也得到了应有的惩处,不知是谁编了个史(屎)与奋(粪)合流的段子,通过网络流行开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记得段子最后两句是:“我掏了十八年大粪,没见过这样的屎蛋。可有人竟把屎蛋当丸子吃,真实在。”

高烧惊厥是癫痫发作的症状吗
安徽专业癫痫病中医院
小儿轻微癫痫的症状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