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医学类院校排名 >> 正文

长高的爱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成成的记忆里,父亲常会用慈爱的目光望着他,说:“你又长高了。”他便在这种目光中成长。从小学到初中,成成都会非常乐意迎接父亲那慈爱的目光,挺挺腰板,表示他确实长高了。他很自豪,因为他在父爱中感到很温暖、很幸福。

成成的父亲是一家工厂的工人,母亲也是。他们住的是厂里的福利房,虽然家里不算富裕,可是父母把他视为掌上明珠,小时候,他得了重病,家里的钱都花光了,父母还轮流出去卖血,直到成成完全康复。这都是后来邻居告诉他的。小小的他,便非常懂事,他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挣好多好多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所以成成读书特别用功,一张张奖状滋润着父母那饱含疲劳和辛酸的面孔。那个家曾经充满了欢笑。

成成房间的一面墙上,从O开始,写着密密麻麻的数字,画着高高矮矮的横线。他记得,在他一岁时,父亲就在墙上记录下他的身高,并写上月份、日期,直到进幼儿园,每个月一次。每次,他习惯在父亲的侍弄下,脚并拢、站直、挺胸、抬头,紧贴着墙,父亲会拿一把宽木尺,靠墙与头的最低点呈90度角,然后画一条直线。父亲会高兴地说:“长高了。”或很沮丧地说:“哎,没长高。”这时,成成会乖巧地说:“爸爸,我多吃点。”

上幼儿园了,父亲一季度为他量一次身高;读小学了,每两季度为他量一次;读初中了,每学期为他量一次,从没间断过。那面墙,记录着他成长的过程。

过于劳累的父母显得比他们实际年龄要老得多。不幸的是,就在成成初三要毕业那年,父母却双双下岗了,他们变得沉默寡言。他们开始找工作,给老板打工,而收入仅够糊口和维持成成读书的费用。那时,父亲似乎再没给他量过身高。

只是很多时候,成成走过宿舍楼前的那一排树时,他隐约感觉到,父亲从前望他的那种目光还跟着。但那些日子,他觉得与父母疏远了,那可能是代沟吧,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和父母沟通了,高中三年他甚至觉得人生开始灰暗。

校园里面有贵族也有贫民。那些身穿名牌甚至有小车接送的男同学,他们是女生的白马王子,而成成却变成了不起眼的穷秀才。同学去上网、去购物、买课外书,他都不能,每用一分钱都会和他的父母一样,要算计着来。父亲总在耳边说,不要谈恋爱,不要接触不三不四的人,不要,不要……他很烦,甚至和父亲顶起嘴来。他暗地里抱怨自己的命不好,一段青春时光虚度了。

成成长得很快,也长得很高,衣服也因此要年年买,虽然都不是名牌,但还挺耐穿。他除了抱怨自己在班上过于老土,也没有其他办法。

成成每次从家里出来走过那排树时,便已经不再去想父亲那眼光。他已经无精打采,成绩也一落千丈。他开始自暴自弃、逃学,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父亲找到了成成,气得浑身哆嗦。母亲也哭成一个泪人儿。但他仍没回头,成为街头的小混混。

十八岁生日那天,母亲好不容易把成成找回家。十八支蜡烛艳艳地燃着,桌上摆着父母专为他定做的蛋糕。父母没有责怪他,而是为他唱生日歌,似乎有些别扭,如果换作别人,身上一定会起鸡皮疙瘩。但父母很动情,成成多少有些感动。吃完蛋糕,父亲送给他一份包装得非常精美的礼物。父亲说:“你出去后再看吧!”

从家里出来,成成打开包装纸,竟是一本发黄的笔记本。他慢慢翻开,那是记录着自己从长到的全部过程,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有些他还有印象,有些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初中毕业时的身高竟是父亲从毕业体检本上抄的,到了高中,居然每个月都有长高的记录。成成无法理解父母那么忙,而且从未让他量过身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录。原来,当他走过宿舍楼前的那一排树时,父亲的目光会死死地盯住他与树的高度做比较,等他走远,父亲便会量下那一高度。

父亲在本子中写道:我们无法给你创造很好的物质生活、教你学知识,甚至我们嘴笨得无法跟你讲许多做人的道理,我们能做到的,便是注视着你一天天长高……

那一刻,成成的泪水夺眶而出。“父亲,我错了,我拥有世上最深刻的爱,最宽广的爱,我已经知足了。”

第二天,成成回到了学校。

一切都还来得及,因为爱和他的一切,都将会继续长高。

癫痫病的药物哪些好
河南省小儿癫痫中心医院
大同哪家医院治癫痫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