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颖比基尼 >> 正文

【今朝小说】【那些年征文】 一起吃过的苦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江哥和艳子坐在床头发呆。

艳子问江哥:“工作过试用期了没?”

“没呢,这才上班几天啊?怎么着也得十天半月的吧。”

“那你问他们到底怎么样才算过试用期了没?还有,什么时候才发工资?”艳子很关心这个问题,自从江哥把店面盘出去以后,都已经三个月没上班了。盘店面的钱也都花在了置办家具上。而最近两个月的开销都扛在了她那微薄的工资上。眼看交房租的日子越来越近,她的心里犯了慌。

“公司说得压一个月的工资,到九月一号发七月的。试用期我没具体问。”江哥也很无奈。一个男人依靠老婆的工资度日,他心里也是不好过的,所以当艳子再次追问他“六月份的这几天工资八月一号发不发的时候”,他烦躁了:“你穷疯了?”

艳子一怔,心里委屈得不得了。碰巧二楼有人下来接水,江哥也就起来去厨房了。艳子一人在屋心里堵得慌,就拿了包出门去了。

正赶上天阴的沉,艳子只顾心里委屈丝毫没发现。弟弟昨天给她打电话说没钱了让她打一百元的生活费过去。她就在外面晃荡着,想着怎样去银行。

艳子的弟弟刚刚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安顿下来,前几天刚发了一千零三十的工资,正赶上家里急用钱,便打了一千回家去。这事情艳子是知道的,所以他告诉弟弟给他打二百过去,还嘱咐弟弟别委屈自己。

打电话给住得近的一个同事借车子,正碰上人家在外买菜。那就等一会吧,等她回来再去银行。其实车子还是有的,只是她不愿回去,“你穷疯了”那句话怎么听怎么揪心。艳子在心里嘀咕:哼,要不是看你生日快到了想给你买块表,我干嘛那么关心你发不发工资的事。好吧,卡里那一千块钱就取出来吧。还给你买表,买个屁。

电话响了,是江哥。好吧,说我穷疯了是吧,不接。

再打是吧,关机。

好不容易等来同事的车子准备去银行,这该死的天,竟然下起了雨。无奈,天不佑她。只好原路返回,把车子给人送了过去。

现在干什么?子艳心里发寒。

回家?不行,那多没面子,赌气哪有自己回家的?

不回家?这该死的天,下着雨,连个逛的地儿都没有。

去同事家?怎么跟同事说呢?说我和老公赌气跑出来了,正赶上下雨在你家待会吧?这话怎么说的出口。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艳子在人家门口犯了难。

好在雨下的不是很大,艳子又了解江哥的脾性。所以就走上了那条便民街,当然,边走还边四处搜索某个人的影子。这家伙在心里打赌,江哥肯定就在这条街上找她呢。

果不其然,在走了五分钟的路程后,一声在她听来无比美妙的刹车声响起,江哥的声音也随后而至:“下雨了,回家吧。”

什么?回家?哼,这么便宜就认输?——没门。白他一眼,转头就走。

人就是这样,在你无依无靠的时候心里会七上八下的猜想他要是不来我该怎么办。而在你确定他不会任你胡来的时候就胆肥了,我就是不听你的。究其原因,还不是有眼前的人在给你撑腰壮胆。江哥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每逢此时,江哥都会调侃一句:“呦,这么拽,谁给你撑腰啊,美女!”

一句话就把人给逗乐了。可乐归乐,艳子还是不打算跟江哥回去。而江哥也明白她要的是什么。于是,一场认错大典就此上演了。

…………

末了,江哥看闹的也差不多了。便使出了杀手锏:“美女,你看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你就跟我回去吧。家里大门没锁,屋门没锁,好不容易买来的东西要是丢了多难过啊,快快,回家了。”

一语中的,赌气归赌气,可日子还是要过的,东西要真丢了最心疼的还是她。心里比谁都着急却还假装不情愿,江哥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两口子如果不是应为彼此了解,或许也早就成了分飞燕了吧。

晚上躺在床上,艳子幽幽地说:“江哥,就剩这一千块钱了。给我弟弟打二百,还剩八百,明天你交报名费一百还剩七百,房租六百,电费一百,生活费为零。天哪,离发工资还有半月,吃什么哪?”江哥转过头来到:“明天我和二欢欢借点儿。”

艳子没表态,借钱不是一件好事,关键是张不开嘴。可不借吧这日子又确实过不下去了。想了又想,她做了个决定:“要不明天给我弟弟打一百过去吧,反正他跟我要的是一百。”

"别这样,他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没钱了多难过,不像咱们还有借钱的地儿。明天把钱给我,我去打过去。”

江哥就是这点最好,从不委屈她的家人。想着开店时赚了些钱都让她打给了弟弟用做上学白生活费江哥都没说过别样的话,艳子就一阵感动,也明白那句“你穷疯了”确实是无心之举。

艳子盯着乌黑的房顶看了良久,试探性地叫了声”江哥”旁边立刻传来了一句“干吗”

”还记得我们刚进城来的时候吗?”

“记得啊,好了别想了快睡觉,明天还得上班呢。”

“我睡不着……”

“过来抱抱。”江哥伸手过来将她揽住。谁知她挣脱开去叫到:“我不要!”

女人本就是想象力丰富的动物,不管回忆过去还是畅想未来,对她们来说都是极为享受的事情。这个时候让她去睡觉,可能吗?

她喜欢回忆那段时光,虽然那时一贫如洗,常常饿到前心贴后背。也正是如此,让她有了不悲观的心态,每次遇到困难她都对自己说“那种苦日子都过过,现在这坎还能过不去吗?

三年前,他们身无分文的从农村来到了这个城市。日已西山,他们却还没找到可以栖息的住所,连吃饭都是问题。

去江哥的朋友那还怕艳子不方便,毕竟人家都是没成家的大小伙子。想来想去,二人决定各找各的住所,江哥看着艳子播通了一个高中女同学的电话。上学时,这个同学对她很好,所以便认作了姐姐。

小娜姐姐听完艳子的话后热情地招呼她们夫妻二人回家,并做了热呼呼的晚饭。江哥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没给你买东西来还得让您搭上一顿饭,我们过意不去呢。”

小娜姐姐笑着说到:“你们的情况艳子都和我说了,什么东西不东西的,等你们稳定了再说。对了,今天你就不用找你朋友睡去了,我老公正巧不在家,让艳子跟我睡,你睡客厅吧。”

江哥很腼腆红着脸说:“这怎么可以呢,不行不行。我刚好给我一同村的人打过电话,他那儿有地,我去找他就可以了。”

小娜姐姐则很热情的说:“怎么不可以?又不是没地方,今天现在这儿安顿了,明天晚上再去找他,来回跑多累啊。我家艳子还指望着你过日子呢。是吧,艳子?”

艳子笑笑:“姐姐有不是外人,不用太不好意思,以后别忘了她就行。”

就这样,过了一夜。

第二天江哥出去找住所找工作。艳子也给一家小学辅导中心打电话。对于她来说,吃住在姐姐家是于心不安的。

艳子按着别人说的地址找到了那家辅导中心,人家说我们要的是本科以上学历者或者是一线的老师。

“哎老师,是这样的,我个人呢,一直报着自考,专业就是小学教育,语数英三科已通过,您看这是我的科目过关资料。”说着,艳子便迫不及待地掏出自己的自考科目过关条。

“你这些条条是没用的,我们要的是专业人士。你一没学历二没经验,做不了的”工作人员的决绝让她很伤心。看着工作人员的离去,艳子多希望能出现电视剧里的情节:在她不被认同的时候老板出现了,并且还留下她来交谈。

可现实毕竟是现实,天上找贵人的事就别想了,这时候靠的也只能是自己。于是在大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她朝里喊到:“老师,你等等。”

工作人员听罢,或许是因为同情,便转回头来说到:”姑娘啊,这满大街都是活你干吗非得来这儿啊?”

“老师,我知道我学历低,但我在努力啊,你看,我不正在考呢吗?这样吧,老师,你让我上一节课,就一节。上的行不行你给我点建议,我也好死心了,行吗”

答应吧,答应吧,她在心里祈祷。人在渴望一件事情到极点的时候,心中便只有目标,什么别人怎么看怎么想都无所谓,只要让我去上课便好了。以至于以后的好长时间里艳子都在想,在这件事情上到底是执著还是固执。

终于,艳子如愿以偿。她拿着手头的资料一个劲地道谢。工作人员拍拍她的肩膀说道:”难得你那么坚持,好好备课。希望你能被破格录用。”

“我一定会努力的,一定会的。谢谢老师,谢谢。”艳子在道谢中出去了。

出了大门艳子便拿出电话:“喂,老公,我找到工作啦,你在哪儿?好,我去找你。啊?那好吧。”

艳子很高兴,江哥说他一从小玩大的村友借他一辆老式电动车,江哥一会过来接她。

她望望天,想哭。只要有希望她就不会放弃,毕竟,上了班就可以期待发工资的日子了。不管多长时间,总是可以掰着手指头算的清的。再想想在这里上学的三年,那个时候还不曾有过这个城市没有我立足地的感觉。而如今,真正在这里打拼的时候,却是如此无助。

四处望望,究竟哪里才是归所?

公园里,艳子一遍遍地对着江哥讲课,开始时还惧怕被路人听到。可慢慢地,她便进入了状态,对路人的指指点点不作理采。就这样练了一下午,江哥直夸她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料。

江哥借下一百块,作为这段时日的生活费。他说他找了一个将要开业的理发店,这几天就过去帮忙装修。工资一月给六百,另外吃提成。其实艳子和江哥心里都明白,凭江哥的技术拿一千二百也没问题。可六百总比没有强,先稳定了再说吧。

晚上小娜姐姐打电话来,问江哥找到住的地方了没。听说一切都挺顺利便挂了电话,让艳子赶紧回去。

艳子的试讲很成功,当知道接待她的那位老师就是领导的时候艳子很惊奇。

就这样,艳子的工作算是有着落了。

总在小娜姐姐家住着也不是回事,艳子看得出小娜姐姐的老公不是很高兴。于是,她和江哥商量好今天就不去别人那里住了,两个人准备在公园里的长椅上呆一夜。

开始还好,人们到公园里来散步,有唱歌的、跳舞的、摆摊的……好生热闹。两个人还在心里窃喜:在公园待着不也挺好的嘛。可到了十一点以后,人群忽然就散光了去,整个公园像是不曾有过繁华,瞬间归于沉寂。虽说是夏季,可晚上还是有无形的风露的,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盼望着黎明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艳子从迷蒙中醒来,听见不远处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她全身瞬间一紧,向江哥身上贴了贴,以为是幻觉,可再听时,那声音还在。艳子的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她想起了以前听过看过的鬼故事。越想就越觉得声音恐怖,她推了推江哥。江哥正处在半睡中,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恐惧,反手抱住她:“怎么了艳子?”

“你听,什么声音?”

江哥听了好一会,满满的说道:“有人在哭吧。没事,别害怕。”

就这样,捣腾了一个小时,直到确定是一个失恋的女孩跑公园里来耍酒疯,艳子才又迷糊着睡去。

原以为这一夜就可以这么过去了,可天不尽人意。

凌晨四点钟的时候,两人被一阵呼喊吵醒。就见一人在旁边的小道上边跑边喊:“救命啊,救命啊……”两人迟疑的时候,见后面跟了个小伙子。那小伙子手拿直径20公分、约一米半长的铁棍,跑到他们面前问到:“那个人呢?”

艳子惊慌,忙指了指别处说道:“跑那边去了。”

那小伙子却也不去追,只拿着铁棍往树上砸,顷刻间,小树一折两段。两个人一愣,明白了,这小伙子八成是个神经病。于是江哥快速走到电车前示意艳子上车逃跑。正在艳子快要走到车子跟前的时候,小伙子转过头来拿铁棍指着艳子大声吼道:“你们去干吗?”

天哪,那铁棍,夯上来那就是没命的,旁边小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也不知道哪而来的勇气,江哥把艳子拉到车上说道:“我们帮你追他去。”那小伙子“哦”了声放下铁棍,说:“你去吧,待会儿快点回来,我等你们吃饭”

江哥边走边说,还回来呢,下次在也不来了。永远再见吧,伙计。

简单的吃过早饭,江哥看着艳子的黑眼圈说:“都怪我,我再也不能让你受这种罪了。这几天你就搬去宿舍住吧,别再跟我受罪了。等稳定了,就马上接你回来。”

“那你呢?你去哪儿?”

“村上的那个朋友在做卖肉夹馍的小生意,他那儿有房子我去跟他住两天。这些钱你拿着吃饭用,我先在他那儿跟他吃。”

“江哥,这样好吗?不行啊。”艳子很着急,她不想她的男人像个什么似的赖着人家蹭吃蹭喝。早知道这样,临来时她就管婆婆要些钱再来了。现在再回去要钱,不但她张不开嘴,估计连江哥都张不开嘴了。

“行不行都是一个村上的,他总不能看我饿着吧,再说了,等过两天我正式上班了就可以在店里吃了。好了,别多想了,我送你去上班。头一天,要好好表现哦。”

日子过到这个份上,也确实由不得她想那么多了。不是有句话说嘛: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样就这样吧,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艳子在心里下着决心。

两个人每天在工作岗位上吃中晚饭。早饭当然就被列在可以忽略的哪一行里了。就这样,江哥和艳子算是安顿下来了。

癫痫病每天都会作吗
癫痫病治疗十佳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好

友情链接:

从善如流网 | 虞美人国际美容 | 韩式鸡蛋卷的做法 | 你好韩语怎么读 | 大屁股初装 | 厦门旅游包车 | 硝酸银和氯化钠